專題

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二):迷你爭先賽

突破自我


發布時間:Aug 22,2012 0:00 作者: 單車時代

(本文作者為廖歆迪投稿,單車時代編輯刊登)

 
翹了一個禮拜的課,這回週五學校課程結束,直接騎八公里到車場去。結果想不到離開墨爾本市中心(墨爾本大學Parkville校區)沒多遠,郊區的道路照明就爛得跟什麼一樣,迷了幾次路,等到了車場大家滾筒已經騎完開始準備做一百公尺衝刺了。
Carl說:你遲到了!Liao!
 
本日課表安排如下:
 
  15分鐘滾筒熱身(82”)
  一趟配對慢速滾行的 “power jump” (82”)
  一趟配對200公尺power jump,採坐姿加速 (RG-4)
  一趟配對200公尺power jump,坐姿加速 (RG)
  一趟配對375公尺power jump,抽車加速 (RG+4)
  一趟配對500公尺power jump,抽車加速 (RG+8)
  三回合的「1.5」(82”)
 
記得我上次寫熱身齒和比賽齒嗎?其實那是比較籠統的寫法,其實鬼佬們喜歡用 “gear inches” 這種標法。簡單說就是踏板轉一圈車身會前進多少英吋的距離,中文可能翻作傳動比或傳動距會比較貼切。
 
比方說上面 82” 就是統一用八十二吋的傳動比熱身,RG則代表你習慣用的比賽齒(因人而異,教練不強制),而 RG+4則代表比你習慣的比賽齒再加高四吋等等,依此類推。然後為了這個還要一張很麻煩的表,來告訴你大盤幾齒配後面幾齒會給你什麼樣的傳動距。
 
回顧上篇:初嘗衝刺訓練
 
不過這樣的好處就是訓練的「負荷劑量」可以數據化,而量化觀察紀錄原本就是科學化很重要的一步。以前我自己練都不講究亂配,當然一方面也是為了自己的裝備有限(50, 46, 15, 14就這四片);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國內的縣隊教練們在帶選手其實也跟澳洲佬差不多一樣講究,每趟練完下來休息總是都在更換齒比。只是我沒有機會在國內參加專業的訓練,不知道換法是否一樣。
 
掛在吊架上準備換齒的黑神駒  ©廖歆迪
 
今天因為遲到了,衝兩百的分組已經分好,所以我就自動併到兩個高中小毛頭、其中一個白人名字叫做 “Lokey” ,另外一個亞裔黃皮膚黑頭髮小鬼!這倆小毛頭真是天生的飛賊,繞場時也不管速度多低、就硬是騎在兩三層樓高的跑道最頂端,我...人家我還沒有準備好嘛!心裡一直想著上次溜滑梯的場景,速度一直忽快忽慢、雙臂僵硬得像石頭一樣,總共有四五次真的以為自己要飛了!開始衝的時候已經兩腿發軟完全反應不過來,就這麼稀哩呼嚕結束了莫名其妙的第一趟。
 
今天人多一點,衝刺組的每趟訓練間還穿插耐力組的訓練...不過今天的耐力組只有老人和小孩...  ©廖歆迪

 今天人多一點,衝刺組的每趟訓練間還穿插耐力組的訓練...不過今天的耐力組只有老人和小孩...  ©廖歆迪

 
接下來的兩趟 200公尺我都用 50/14下去跑,大概給我的傳動比為 92” 吋左右!上次 Carl說這個配置當比賽齒真是 “perfect”,不過他的觀念比較屬於較敢用重齒的新流派,老派的像加拿大的前世界冠軍 Gordon Singleton(當年跟鼎鼎大名的中野浩一是老對手)、或者前陣子來台開辦青年訓練營的日本修善寺教練們可能會搖頭說 NO NO。
 
這回的配對是 Carl和我還有叫做 Dino的老兄(就是上次用 Scatto手把跟我搭配的那位),第一趟的順序 是Carl, 我和 Dino,第二趟則換成 Dino, Carl和我。
 
第一趟開始前 Carl說我應該會超過他,記得超車時要穩一點,他不想摔車!然後記得衝線時要推車把,但是不准翹孤輪,除非你在跑世界盃競輪決賽、而且綽號叫做馬來西亞口袋火箭。
 
這兩趟追得蠻過癮的,但是第一趟超過 Carl之後推車衝線、完了往上面很豪邁地一撇,事後被 Carl小唸了一下,說除非你很確定自己是這組的最後一個人,否則每趟衝完不要撇車減速,以免後面的人也剛好正在超越你結果撞成一團。第二趟就衝得更爽,因為 Dino負責跑第一個,所以衝線時剛好 Carl抓過 Dino、我又同時抓過 Carl,三個人一排推車衝線!
 
又下來換齒,場內在打不知道是叫做滾球還殺咪球...某種老人運動  ©廖歆迪

 又下來換齒,場內在打不知道是叫做滾球還殺咪球...某種老人運動  ©廖歆迪

 
這次 Carl又叫我換齒我已經沒得搞了,於是他叫我去跟 Dino借一片 13T來用用。結果裝了上去查表,怪怪嚨滴咚,傳動比直接從 92跳到 103點多!連 Carl也嚇一跳,跟 Dino講說嘿老兄,你給這小廖意外裝了個霹靂無敵齒的說!Dino則說沒差啦,反正他體重那麼輕,我在想這是什麼邏輯?體重輕就是沒肌肉,沒肌肉哪來的力量踩這個齒啊?
 
這次的 375加速要站起來踩,共騎一圈半,而且要想辦法維持到你感覺轉速剛好之後再多轉它個十公尺才坐回座墊上。不過我的齒實在是太重了,感覺像是在騎公路車衝終點、幾乎全程抽車到尾,在彎道裡身體都快被強大的G力壓垮了。衝完臨時又加了一趟,由我領騎;雖然感覺沒被追過、過但從衝線後 Carl通過我的速度來看,他尾流一定抓得恰到好處。
 
衝完又下來換齒,我則反正已經換上了怪獸齒比就不管了,結果 Dino自己一換來個 104點多,比我還重!(這是齒片跳樓大拍賣嗎?)
 
再來的這趟課表是五百公尺動態起跑,也就是足足衝完兩圈,順序 為Carl、我然後 Dino殿後,前後車距加大到十公尺。
 
上場之後通過前直道 Carl跳起來狂催,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跟他拚啦~!進入後直道已經開始超越,在第四轉角裡面壓回快車道,還有一圈要ㄍ一ㄥ!夾著高速的餘威拼命掄動雙腿,到最後半圈已經呈現輕微的拖死狗症狀,衝線推車、亂七八糟,不過還是蠻高興 Carl教練被我開掉了七、八公尺!下來換齒前坐在椅子上乾嘔了兩聲。
 
好啦,最硬的結束啦、換回 82”開始緩和吧!可是我怎麼覺得沒那麼簡單?果然我是憨人,課表上的 1.5原來意思是兩兩做一圈半的爭先賽。
 
前兩場我碰到一個叫做 Mark的五六十歲老頭、剛剛在耐力組裡面練習,結果出了幾個驚險畫面。贏得當然是頗輕鬆的,不過由於我第一場內線超車發生擦碰,搞得剛剛帶耐力組的年輕教練很緊張,而我和 Mark則一直想弄清楚第一場是不是有違規?我說大概有、Mark認為應該沒有,不過 Carl則是一點也不關心,就當兩個新手玩玩而已。
 
第三場我碰上高中死小鬼 Lokey,他技術比我好又很賊,明明先出發就硬是要把竿位讓給我。我看他跟我跟得很近,就知道這小子想來個最後一秒噴出來超車,剛好是我最喜歡的戰術!於是還沒出第四轉角我就忽然加速拔腿飛奔,希望能夠 hold到最後!最後一圈在後直道上回頭看,Lokey還差四個車身左右,於是我偷偷放掉一點希望在出第四轉角時還能再加一把;結果這是個錯誤,我出彎時想再加速忽然兩腿氣力盡失,Lokey就把我給輾了過去!
 
亮燈準備回家  ©廖歆迪

 亮燈準備回家  ©廖歆迪

 
這三場真是玩得開心極了,臨走道再見時 Carl問我一個很有趣的問題,說你今天開心吧!有學到什麼嗎?
 
我想了想說,有吧!你看我剛剛第三場故意試了一個極笨的戰術,笨到常人都曉得這種事不應該會成功,但我想看看有沒有可能好狗運讓我給矇到!Carl回答:很好啊!只知道自己能做什麼還不夠,探求有什麼事情是自己做不到的、以後才有可能達成更多!
 
離開你自己的舒適圈!想投入單車這項競技運動的朋友們,讓我們共勉之。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