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張琬琳:超越父親再造單車希望工程

車界小甜甜變身花木蘭


發布時間:Sep 20,2012 0:00 作者: 愛輪氏

從事單車競技的女車手向來稀少,挑戰登山車愛玩泥巴的女孩更是屈指可數,因為這是一項惟有不怕摔、不怕曬的巾幗英雄才敢挑戰的極限運動。

 

153公分的精靈體型、笑容可掬的張琬琳被喻為車界的 “小甜甜” ,人小志氣高的她靠著後天的努力突破先天的基因限制。

 

她的父親正是林園高中自由車隊教練張慶瑜,他是一位熱愛單車,卻因為種種困難而無法成為國手的爸爸。女兒小甜甜在十七歲當上了國手,奪得多面全運會獎牌,她的成就早已超越父親當初未完成的夢想。

 

以兩輪當作兵器,小甜甜投身車界,代父出征。當她超越了父親的夢想格局,獨立自主的張琬琳馳騁於國際賽事,她清楚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拼不過歐美好手,因此她想到一個能讓她成長的環境:依附在歐、美車隊,透過知識與經驗的傳遞,希望讓孩子青出於藍。

 

張琬琳
Profile

所屬車隊

SPECIALIZED Taiwan車隊

生日

1990/5/23

身高/體重

153/47

血型

A

出生地

高雄市

學歷

高雄市立空中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英文組)

興趣

閱讀、聽音樂

未接觸單車前的運動

民俗舞蹈

偏好的騎乘地形

林道越野

最得意的事

持續努力中

戰駒簡介

SPECIALIZED S-Works Amira SL4 with SHIMANO Dura-Ace

SPECIALIZED Fate Expert Carbon 29 with SRAM X9

 

從醜小鴨變身黑天鵝

 

自幼體型嬌小,國小曾加入民俗舞蹈校隊,黑肉底的張琬琳身處在一群白淨的氣質美女下,好比舞者中的醜小鴨。由於父親是車隊教練,週末假日要跟著到單車賽事協助補給,在耳濡目染下,她十二歲開始騎車。

 

 

2008高中畢業的青澀歲月

 2008高中畢業的青澀歲月

 

 

 

如果繼續跳舞,她有機會成為室內的黑天鵝,但從她選擇單車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離不開黃土飛揚的林道,或是日曬雨淋的公路訓練。當其他同學悠閒自在的吃喝玩樂,她的課後讀物是「競賽生存法則」。

 

 

 

這是本教你如何以更快的速度上坡,以更純熟的技巧下坡;肌肉酸痛要忍耐,摔車吃土是常態的書;這本書的終極旨意就是突破自我,授課老師是她的父親。由於這是門會曬黑、變精壯的戶外課程,因此選修這門課的多半是男生,練車的女孩更是彌足珍貴。

 

單車是跟自己對話的運動,練車的女生尤其孤獨,在一群男生當中得 “自得騎樂”,林園高中車隊,含張琬琳僅剩下三名女將。

 

 

2008張琬琳於瑞士移地訓練3個月

 2008張琬琳於瑞士移地訓練3個月

 

 

 

筆者曾見識過張琬琳的下坡能耐,不禁好奇的問:「在妳十二歲時看到驚險陡峻的下坡,是如何克服心理障礙衝下去的?」她想了一下,回答道:「那是由跳車、丟車、扛車所交織出的三部曲,起初掌握登山車的下坡速度,便先跳車以鐵人兩項的方式扛車前行,厭倦扛車的沉重與龜速,你自然會鑽研地型、精進技術。」

 

 

2011紅瓦厝盃

 2011紅瓦厝盃

 

 

 

當教練的爸爸是嚴師慈父,訓練時一副鐵石心腸以嚴厲的口吻要車手再突破,他一視同仁的堅持,對自己的女孩只會更要求,跌倒就要爬起再戰,嚴師出高徒,教不嚴師之惰。

 

跌倒是導向成功的GPS

 

登山車世錦賽冠軍賀米達曾說過:

 

「在登山車訓練,不摔代表你沒有突破的勇氣,要摔了才知道這是自己極限的過彎速度。」

 

張琬琳一次次的摔車吃土,用經驗來培養膽量,用痛楚來找出勝利方程式。探討騎車的深度內涵,其實是一種倒吃甘蔗式的自討苦吃,好比品茶,這是會回甘的苦,嘗苦回甘。

 

 

 

練車的前三年,公路車跟登山車的雙棲的張琬琳屢戰屢敗,花東賽開賽 20公里就上收容車,她一度懷疑自己因為身材嬌小而沒運動天分,但當她見到其他隊伍也有小隻女孩,更有多位縱橫天下的小可愛悍將,她開始相信自己有無限潛能,小隻女孩也能跑得快,但需要更努力的增加步頻。

 

 

2010與加拿大車手貝蒂(Emily Batty)

 2010與加拿大車手貝蒂(Emily Batty)

 

 

 

找尋運動、讀書、工作的平衡點

 

辛苦的考上第一志願台灣體院,張琬琳不希望因為追求運動成績而疏忽了學識與經驗,她希望在「運動、讀書、工作之間取得平衡點。」因此她選擇休學,轉學到高雄就讀空中大學,讓她得以自由的選課,自主訓練,並且到 SPECIALIZED高雄概念店打工累積實務經驗。

 

她不將時間孤注一擲在運動上,善盡時間的權利與責任,分秒不虛度。也因為每天追著時間跑,她沒有分心或是抱怨的時間,專心一志努力朝著目標邁進。

 

 

2010與張琬琳(左)與SPECIALIZED總裁辛亞德(Mike Sinyard,右)

 2010與張琬琳(左)與SPECIALIZED總裁辛亞德(Mike Sinyard,右)

 

 

 

女子組是不分級的公開賽

 

十五歲,張琬琳拿下 2005全運會登山車銀牌,小女孩自此初露鋒芒,也曾在國三及高三的中等學校運動會,分別拿下三面金牌(登山、公路、下坡),除了在有分級的賽事有可能奪金,其餘的公開賽事是勝算渺茫,因為在女子單車競技是不分級的擂台,小甜甜的對手是大她近十歲的資深學姐,她自謙:「要向前輩學習。」

 

 

 

從醜小鴨變身車界花木蘭

 

小時候被稱為醜小鴨的張琬琳在十七歲當上了國手,在黃塵滾滾的林道成為黑天鵝,她已經替父親完成遺憾的單車夢,一個因為種種困難而無法當上國手的夢。

 

張琬琳笑說自己是代父出賽的花木蘭,一位青出於藍的巾幗英雄,她曾到瑞士、美國等訓練及比賽,更成為美國 SPECIALIZED車廠第一位在台灣簽約的女車手,她所經歷的已經超越父親的視野與高度,林園高中車隊是讓她閃亮於台灣車界的根基,但她的夢想是縮短台灣與世界頂尖的差距。

 

 

張琬琳與林園高中車隊團練,是極少數的女車手

 張琬琳與林園高中車隊團練,是極少數的女車手

 

                            

 

出國比賽才能真實的認識自己,以目前張琬琳的成績無法躋身亞洲頂尖車手之列,她知道那些站上頒獎台的,都是心無旁騖或是自斷後路,一群以成績換生計的職業運動員。

 

而她,就像是跑龍套的人生,在運動員、學生、兼職者之間轉換著,她計畫去一個能讓她突飛猛進的環境,她在尋求隻身到歐美打拼的機會,到一個能重新學習、精進自我的訓練中心,天分矮人一截的她或許無法躍上世界舞台,但堅強獨立的張琬琳不怕苦,就怕在不能成長的環境逐漸老去而忘卻當年的豪情壯志。

 

 

2012張琬琳飛往美國參加Sea Otter賽事,攝於舊金山金門大橋

 2012張琬琳飛往美國參加Sea Otter賽事,攝於舊金山金門大橋

 

 

 

父母苦心栽培孩子成為優秀車手,筆者問琬琳:「那將來妳有小孩,妳會鼓勵小孩當車手嗎?」這是個筆者問不膩的老梗,卻在一個小女孩的口中得到充滿熱情的回答:

 

「當然啊!我希望他/她能成為馳騁於三大賽的台灣人。」

 

這個夢想又是遠遠超越張琬琳的視野與高度,但就像她一樣,現在的成績早已超越父親的想像,她們一家人總是懷抱著希望,每位成員都是單車希望工程的推動者。

 

 

2008代表中華台北參加於日本舉辦的亞洲錦標賽

 2008代表中華台北參加於日本舉辦的亞洲錦標賽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