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陳耿賢:環台賽衝刺王、兩站單站冠軍

知識就是進步的力量


發布時間:Sep 15,2012 0:00 作者: 愛輪氏

曾拿下亞錦賽金牌、亞運銅牌、環台賽衝刺王綠衫以及兩站單站冠軍,陳耿賢的人生以單車揭開序幕。長期在國外比賽征戰的他,在外地唸書、工作,雖然他的人生一直在變,卻始終圍繞著單車打轉。

 

房間裡沒有床,一包包的行李似乎說明著他把家裡當旅館的生活方式;即使淡出車壇,他依舊像是備戰中的車手。

 

 

2005年於法國參加繞圈賽

 2005年於法國參加繞圈賽


 

34歲,高雄人,陳耿賢是楠梓國中創隊的自行車手之一。回憶起國二,啟蒙恩師楊東蓁教練從軍中退伍,接任自行車專任教練,那時精瘦結實的楊教練是選手心中的魔鬼教頭;國二那年,年紀還小的他,懵懞懂懂接受楊教練提拔,開始了他的車手生涯。

 

陳耿賢
Profile

生日

1978/8/25

身高/體重

176/72 (選手時期為 68公斤)

血型

B

出生地

高雄市

學歷

國立體育大學教練研究所

興趣

釣魚

未接觸單車前的運動

田徑、游泳

偏好的騎乘地形

丘陵

最得意的事

瞭解運動訓練的目的

戰駒簡介

KUOTA Kredo Ultegra with SRAM Red

 

運動軍事化管理的養成教育

 

加入車隊的前三個月,楊教練為他們進行魔鬼特訓,不碰車,重心全放在加強基礎體能。陳耿賢回憶起那段難忘的訓練:「第一天有 72人參加,第二天剩一半,升到國三只剩下不到 20名選手。訓練後回到家連開電視的力氣都沒有,晚飯後就想睡覺了。」

 

他猜想很可能是因為楊教練剛從軍中退伍,以 “鐵的紀律才是愛的教育” 來貫徹訓練。如果用愛的程度來形容當時的訓練,他說:「楊教練肯定是愛死他們了。」

 

陳耿賢身著代表隊車服

 陳耿賢身著代表隊車服

 

跟隨榜樣成就自己

 

空閒的時候,楊教練會播放三大賽及經典賽的影片,介紹各國的菁英好手以及競賽路線,陳耿賢才知道原來在世界的另一頭,存在著像怪物般飛快的車手,因此他以職業車手為偶像。在那個科學訓練還不普及的 80年代,他甘於埋頭苦練,那是一種愈苦愈成功的訓練法。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以環法車手為榜樣,吃苦當吃補的傻勁,陳耿賢逐漸在台灣賽事展露頭角,更在亞錦賽、亞運會有不錯的成績。 1996年他到國家訓練中心執行科學檢測,報告顯示 CK值 (Creatine Kinase,肌氨酸激酶) 嚴重超標,代表身體過度訓練,休息不足。

 

2007年於林口實驗室進行功率檢測

 2007年於林口實驗室進行功率檢測

 

未做身體檢測前,他只覺得騎車沒勁,所以要操更大才能啟動潛能,但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有時候無法套用於運動訓練上。

 

到法國半年訓練觀念大躍進

 

2005年到法國進行半年的移地訓練,參加 AC Cusset車隊的集訓。「進入車隊的前八天,教練不讓我碰車,那時的我像得了車癌,一天不騎車好像會死。」

 

2005年於法國移地訓練

 2005年於法國移地訓練

 

陳耿賢表示這位法國教練曾於 2002至 2006在台灣的訓練中心帶隊,大致了解台灣車隊的訓練僵化,選手不了解為何而訓,不跟自己的身體對話等問題。高壓式的訓練法很容易造就一群通才,卻難成就一位有祕密絕招的專才。

 

透過溝通邁向成功的訓練

 

在法國的半年,最長的訓練僅有 103公里,他很不習慣這種練太少的日子。結束當日的訓練,教練問他:「今天你練得怎樣?下次的訓練要改進甚麼能力?」陳耿賢用著有限的英文詞彙加上比手畫腳,跟教練簡述訓練概況。

 

原來這支法國車隊是以溝通達到教練與車手的協作能力,教練進行的不只是通才訓練,而要靠選手在訓練後,跟教練共同討論能精進優點的訓練法。

 

如果車手不知道自己欠缺甚麼,也不清楚自己的體能狀況,無法描述此訓練是否有幫助,即便是再有學識的教練也愛莫能助。

 

1995年於哥倫比亞太平洋運動會 ©楊東蓁

 1995年於哥倫比亞太平洋運動會 ©楊東蓁

 

台灣車手能吃苦訓練,為何還是輸很大?

 

回台後,陳耿賢繼續學習之路,他選擇就讀教練研究所。在求學時,他選擇留德博士張嘉澤老師當指導教授,張老師的學術理論顛覆了他十幾年來的所學。

 

親身接受張老師的科學訓練後,他發現,短時間的科學訓練也能在國內大比賽的賽事奪牌,這一點令他非常吃驚。陳耿賢的論文以單車訓練為題,由於熱衷於汲取訓練知識,略懂訓練原理後,也想貢獻己力擔任基層教練。

 

他對車界有宏觀的遠景,但或許因為曲高和寡,讓他難以推展所學,造就了他帶點憤世嫉俗的個性。他有目標,卻還沒有辦法將學生帶離埋頭苦練的訓練思維。陳耿賢希望正在辛苦訓練的車手想想:

 

「我練得比別人更認真,為何還是輸別人一大截?」

 

思考每項訓練能達到怎樣的運動效果,確認目標後全力以赴再創高峰。

 

2000年環台賽單站冠軍 ©楊東蓁

 2000年環台賽單站冠軍 ©楊東蓁

 

自行車競技不進則退

 

先不論歐美等運動強國,中國大陸、日本、南韓等鄰國,在自行車運動上,都有明顯的進步;剛結束大陸出差的陳耿賢感觸特別深:「現在大陸幾乎是每兩週就有一場高規格的賽事,參賽車手實力堅強、賽事獎金豐厚,自行車競技水準大幅提升。」

 

陳耿賢(左)與巫帛宏(右)搭配美式接力 ©楊東蓁

 陳耿賢(左)與巫帛宏(右)搭配美式接力 ©楊東蓁

 

反觀台灣,近幾年單車休閒風行,俱樂部的競賽實力提升,但高水準的競賽卻沒增加,現今演變成俱樂部菁英化,專業車手只能在俱樂部賽事找到舞台。

 

「以前我們是缺器材,現在是缺人才。」半開玩笑的他卻也點出台灣單車運動面臨的窘境:新秀車手出現斷層,日後或許俱樂部車手還可能會勝過縣市代表隊菁英。

 

好吧,那我們灑脫的放棄競技運動吧!我們看著環法,邊批評台灣車界的不長進,破壞遠比建設來得快。英國政府出面培植青年菁英,結合政府、產業、學術的力量灌注在單車運動上。

 

 2010年成立的 SKY車隊、成就了威金斯 (Bradley Wiggins) 的 2012環法黃衫夢,成為環法開辦 99屆以來首位贏得總冠軍的英國人。

 

千金難買早知道

 

十餘年的賽事經歷,陳耿賢的鎖骨斷了好幾次,戲稱自己是 “摔車一哥” 的他,卻從不後悔投入單車運動。

遺憾的只有一件事:學得太慢又懂得太晚。

 

台灣車手還不太懂自行車是團隊運動,大伙爭拼冠軍,因為競賽場上第二名跟最後一名同樣被冷落。

 

但今天你不犧牲當助手,哪有明天成為主將的資糧?要成就一位冠軍,背後有說不完的故事。主將的辛勤訓練以及精準判斷,搭配上副手的忠誠奉獻、教練及幕後團隊的後勤支援等,要結合多方的通力合作,才能成就一位冠軍的誕生。

 

1995亞洲青年錦標賽第3名,陳耿賢首次在國際賽得名

 1995亞洲青年錦標賽第3名,陳耿賢首次在國際賽得名

 

主將感謝副手的奉獻,教練感謝產業的贊助,車手感恩父母的支持,一個勝利可以讓身處在車界的夥伴們與有榮焉;回過頭來,陳耿賢感嘆台灣運動界的內耗。

 

若是將隊友當假想敵,將對手當仇人,人人想成王,但想想,難道稱霸台灣是終極目標嗎?

 

橫掃當地賽事的車手被媒體封為台灣一哥,擔負這沉重的封號到了歐洲,從身旁呼嘯而過的可能是一位 50多歲壯年車手。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