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藏家初體驗 八一路上過天險

三千公里川藏線 最危險的地方


發布時間:Nov 19,2012 0:00 作者: 境界
第23天 命懸一絲線,有艷無遇夜(上)
 
昨晚的雨,把古鄉打濕了,洗過之後的古鄉顯得一塵不染。
 
晨曦中,幽靜的山村彌漫著一股人間煙火般的感覺,炊煙裊裊,狗吠牛哞。
 
我尤其喜歡昨晚住的藏家民宿後院,經過一片翠綠的天然草坪,路過高高柴垛小徑,特有生活氣息!昨晚那隻狂吠不止的藏狗,已被主人拴住了,一頭小牛犢正在幸福貪婪地吮吸著乳汁。
 
古鄉晨曦,雲霧繚繞
 
可愛的小牛犢,柴垛
 
 
我和小麥決定搭車去八一,和尚只能一個人獨行了。我們還是和平時一樣,一起起床,一起收拾行李,突然想到要離別,又有了莫名的傷感。
 
可騎行在川藏線上就是這樣,每個不同的人陪你走過每一段不同的路,雖然陌生但卻不乏安全感,雖然離別使人傷感,但也令人加倍珍惜友情。
 
昨晚和主人商量好了,今天吃她做的早餐。一上樓,才發現昨晚陰暗的光線掩飾了不少藏家裡的裝飾,他們2樓的藏式櫃子,色彩鮮艷,雕鏤細膩,儘管沒有布珠民居裡的富麗堂皇,但也民族味道濃厚,一時間秒殺了不少內存。
 
這個組合櫃雖然沒有布珠民居家的豪華,但也精雕細琢
 
藏族民居裡都有這樣的火爐,又可以燒大鍋,又可以熱水壺。虔誠禮佛的主人還在家裡放置了個大的轉經筒
 
 
 
他們的電視機很老款,但是主人還是很細心地鋪了塊布鋪在頂上。一臺放在比較顯眼位置的老式卡帶播放機,顯然是他們常用的電器,旁邊對放著一些寫滿藏語目錄的卡帶,其中有一盤是《祈請上師》。
 
我們上樓時,就看到女主人蹲坐在竈臺邊上,邊聽播放機,手上邊搖著轉經筒。
 
女主人親手為我們制作糌粑,倒酥油茶。從她的話語中,能感覺出對我們是否適應這樣的飲食的擔憂。
 
她的糌粑的做法是將青稞粉放在碗裡,再倒上些許酥油後攪拌而成,看上去有點吃米糊。嘗了幾口,看來她的擔心是有必要的,吃起來沒有一點可口,味如嚼蠟。
 
後來主人拿出了點白糖拌上,不然還真是難以下咽。我還是勉強地將一碗無味的糌粑嚼完了,我想這樣做也是對主人的尊重吧。
 
女主人親自做糌粑
 
這糌粑賣相不太好,吃起來也不太好吃,加了點糖就好多了
 
 
飯後主人得知我們想搭車去八一鎮,她主動告訴我們可以在路邊攔班車,1天有2班,叫我們別太磨蹭,吃完了,趕緊去路邊攔車。
 
和和尚依依惜別後,他獨自上路了,我和小麥打包好行李,站在路邊等車。很快我們搭上了1班去往八一鎮的巴士班車。
 
這輛巴士是輛中巴,司機和小麥將單車倒立綁在車頂,儘管綁車的時間久了點,滿車的乘客也沒有1個抱怨的,上車時我還表示失禮,讓大家久等。
 
 
 
車上坐滿了乘客,只有最後排是空的,我們只能在後面坐下了。坐在我們旁邊的女孩很顯眼,因為只有她不是藏民,而且一看就是出來旅遊的,很顯然,引擎蓋上的專業戶外背包就是她的,她姓曲,我們叫她小曲。
 
一路上便和她聊了起來,她是讀設計的,出來徒步加搭車畢業旅行,本來今天應該還在邦達的,但因為她的腿被狗咬到了,必須儘快打上狂犬疫苗,八一鎮是唯一離得比較近的可以打得上疫苗的地方,所以她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八一鎮,我們就這樣結伴而行了。
 
旅行就是這樣,永遠都不知道接下去會遇到什麽人,會遇到什麽事兒,正如我們今天的搭車也是昨晚發現的意外一樣,這也許就是旅行的魅力之一。
 
沿路經過了幾個我很早就耳熟能詳的地方,畢竟看了許多遊記,這些地名早就牢記於心,只不過,這樣的美景搭車而過,實在是太浪費了,又是一個遺憾美,留給下一次吧。
 
在車上,我們呼嘯而過,司機每天穿梭於崇山峻嶺之間,練就了精湛的馭車術。碩大的巴士經常要擠過狹小路段,甚至和迎面而來的大小車輛交會,藏民們似乎都習以為常了,可我們看著直心驚膽顫,冷汗頻冒。
 
在路上並沒有拍多少照片,而關於這些地方,我還是羅列出幾個關鍵詞,並引用網絡上的介紹,以此帶過。
 
102塌方區:位於川藏線波密—通麥段,因地處川藏線第102個道班處而得名,1988年的一場特大暴雨,使地質鬆散的加麻奇美山整體垮塌,公路完全被毀,雖經搶修通車,但卻變成了"三千公里川藏線"上最危險的地方。
 
1988年—2006年共翻車50多臺。70餘人死亡,並且,這裡每到雨季,滑坡、泥石流、流沙平均每隔3分鐘就發生一次,當地人把這段公路叫做"死亡線"。
 
102"塌方區是川藏線最難攻克的難題。發生大塌方,半個山體都垮塌了。全中隊奮戰了幾個月新修的路基,眨眼就不見了,戰士們心疼地哭了。
 
哭完了,大家接著幹。施工中,官兵們每天都要面對10多次小塌方,飛石經常從頭頂掠過。(摘自百度百科)
 
102塌方區(和尚拍攝)
 
 
通麥:通麥是個氣候宜人的地方,海拔只1800多米,屬峽谷地段,豐富的雨水常將谷地兩側的山石沖垮,通麥前10公里的帕隆是川藏線上聞名的天險。
 
"車過帕隆道,險處不許看",這段僅長10公里的帕隆峽谷道,通常需走3個多小時才能通過。帕隆藏布江從通麥流過,它與雅魯藏布交匯之處就是著名的馬蹄形大拐彎的弧頂處。(摘自soso百科)
 
通麥路面塌方,只能繞道而行(和尚拍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