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三) 下篇:會怕就好

突破自己的速耐力


發布時間:Aug 30,2012 0:00 作者: 單車時代

(本文作者為廖歆迪投稿,單車時代編輯刊登)

 

上篇回顧: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三) 上篇:我的腿著火了

 

接下來又從 50/14(傳動距96吋,上禮拜打成92是錯的)換回到15,衝五百公尺,猶記得上禮拜這個距離是用某種怪獸齒比(50/13)下去跑的…有點搞不懂 Carl在想什麼。

 

這次換到我跑前面了,我知道一定又要被超過,只是不曉得會怎麼超、在哪裡超,但我很確定我不會讓 Nick的日子太好過!只是話雖這樣講可是我又實在真的很不想很不想去衝這一趟五百…而且還不只我這樣想,連大隻佬 Nick都開始對著教練碎碎唸,說 Carl你這個惡魔,排什麼五百!心不甘情不願的我們又上了車子開始繞場,看 Dino跳起來殺出去衝了兩圈、在最後一刻被Carl抓回來贏了半個輪子。於是我跟 Nick說:兩圈!我們繞完兩圈就正式來喔!

 

在兩圈內我就這麼依樣畫葫蘆越繞越高,第二圈上後直道藉著下坡之勢拉高轉速、以僅僅十幾公分的距離貼著欄杆最後一次攀上第三四轉角,出彎屁股離開坐墊、瞄準追逐線位置的快車道全力衝了下去。

 

連人帶車拋入第一轉角,藉著高速的餘威拼命掄動雙腿,強大的離心力簡直要把上身壓垮…轉瞬間第一圈結束,腦袋裡響起清晰的「ㄌㄧㄤㄌㄧㄤㄌㄧㄤ」(其實根本沒有人在搖鈴),再吸一口氣咬牙狂催!整個室內車場迴響起 Carl高喊的“UP! UP! UP!”,但除此之外耳邊只剩狂亂的風聲,再無任何其他動靜。

 

在後直道尾端進彎的霎那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Nick此時的位置絕對在我正後方、而且是完全黏死,否則不會什麼動靜都讓我察覺不到!但是有了這個覺悟並沒有讓接下來的震撼有絲毫減損;等我出了第四彎上前直道、正準備出盡最後一點力氣,身後忽然好像磅地一聲大響,某個黃顏色胖大個子由右側躥出、彷彿戰鬥機後燃器全開似地往前直射出去(配合著超大聲喘粗氣的鼻息…老兄你是什麼噴火魔龍嗎?),目視速度差至少在五公里以上!目睹這一切的我無意識地瞬間洩了氣,最後二十公尺連踩都不想踩,完全放掉滑過了終點,落後兩個車身左右。

 

雖然這次在跑的時候因為滿腔熱血沒有發生拖死狗,但是繞圈緩和時剛才的副作用全部一次卯起來發作,回到內野時脫卡下車竟然左腳忽然好像踩在爛泥裡面、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勉強掛好車就直接栽到椅子上。痛苦指數簡直比擬一公里個人計時的一半以上(你可能想說五百公尺不就恰好是一公里的一半嗎?但我以前可從來就沒有跑過這麼要命的五百)、酸性血液在全身竄流,連拿起扳手換齒片的力氣都沒了。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更讓人印象深刻:等到 Nick多繞完一個緩和圈進來,下車之際竟然一個抓不穩、純手工打造的Tiemeyer場地車就這麼匡噹一聲向左摔在地上,接著兩腿一軟跌坐在地,然後整個人呈大字形往後就倒!我想起同好會前輩(熱血單車同好會)所說以前比完一公里要學弟幫忙扶著解開狗嘴套抱下車的慘狀,而 Carl則是走過去看他是死是活?看了兩眼(還好不是踹了兩腳)之後 Carl很滿意地走開了,表示一切 all safe,我則從中體認到一個殘酷的事實:

 

有時候人家在競賽中贏你並不是因為他真的比你強,純粹只是他多你一口氣。

 

今年稍早國手選拔賽吊車尾的一公里計時 成績1’16”XX

男子一公里個人計時是我認為最痛苦的衝刺項目 © 曾照男

 

 

不過事後才知道,我開始時的那一招還真是把 Nick給殺得措手不及;儘管課目已定、大家都曉得會在哪裡加速,Nick還是立馬就被我給撇得老遠。於是等到他「活回來」之後又開始一張嘴講不完了:「欸,廖!你怎麼把我給開掉了啊?真夭壽,我還得先把你給追回來耶…喂Carl!這個小王八蛋 (little bastard) 竟然把我給開了十公尺有啊!…」

 

最後的三場爭先賽想不到 Carl倒是蠻體恤我們的,只叫我們衝刺組選手去幫耐力組的做尾追假想敵。於是我前兩場都碰上兩個國高中年紀的小鬼、贏得輕鬆自在;不過 Carl第三場抓 Nick跟他跑,也只有這兩個老狐狸拚起來才真的旗鼓相當,衝線差在半個輪子之內,Carl勝。於是等到剩下最後一個我,其他人都跑完三場了,咦?誰要對我?

 

Nick說:我已經三場了,Carl你去跟小廖跑!Carl說:不要,明明我也都騎完三場了,你去跟他跑!(嘿嘿,會怕就好啦!我在前兩場可是刻意保留一雙新鮮腿喔。)

 

喬到後來還是 Nick跟我,想不到我還真的要跟這個兇猛的老傢伙跑起爭先賽了。不過剛開始我還蠻蠢的,因為Nick決定領騎,我就自認為佔據後追者的戰術優勢騎在制高點;結果他老大慢悠悠騎在藍帶上,我傻傻的跟在右後方進了彎,等到前輪在 43度的碗公上面發出輕微的嗤嗤兩聲才想到喔噢!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趕快也退居藍帶。

 

退居藍帶之後,Nick果真就開始把速度加高了一點(雖說加高但也不過 25公里上下),慢慢地上了後直道,我又再次往高處攀。因為我知道剛才 Nick跟 Carl教練一戰之後、鐵定元氣大傷,不可能試圖做長距離攻擊;但反正延後決戰時刻也是我的強項,故上場前就決定這場不到最後關鍵決不下手,最好是在前直道剩 50m以內!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當我在後直道上、Nick的右後方開始上下游走,好像在做技術訓練那樣子的時候,腦子裡忽然靈光一閃:既然晃來晃去就是要找視覺死角讓對方看不見我,那不如我真的直接消失如何?打定主意,我龍頭向左一歪,又直接回到藍帶,縮到 Nick的 12點鐘方向。

 

果不其然,當 Nick發現瞄不到我的時候本能地轉頭改從左側往後看,我立刻抓緊機會朝右邊一晃,提早發動攻擊!不過 Nick也眨眼間就發現到自己失誤,頭還沒轉到左邊就又立刻將注意力抓回右側,然後連人帶車往右上方大角度迴過來,打算要惡狠狠地撇我一下。

 

我趕快把踏板上的力量放鬆、重心移動整台車向右橫移,避開這一記「鉤拳」(hook),然後屁股離開椅墊,「晤嘶!嘶!嘶!」像定點發車那樣全力往下把踏板給「種」了下去,一、二、三!踩了沒兩三腳就像箭一樣往前直射;只聽見場內傳來零落的哈哈笑聲,我回頭一瞧原來這個Nick直接豎白旗投降,於是雙手握回上把慢慢晃進前直道,不過「衝線」的時候我還是有乖乖推車啦…握上把推車喔!

 

去年大專盃競輪預賽,筆者於台南自由車場第四轉角提早發動攻擊;

結果領先了四分之三圈以後遭三名對手於最後五十公尺追回,連決賽都沒有進。

 

 

著裝準備回家時大家開始閒聊天,而教練 Carl又不免俗地問起每個學員今天感覺如何。問到我的時候我說,拎北的腿都快融化了啦!下次我要帶一雙好一點的大腿再來!Carl說:不錯了啦!衝刺選手最重要的速度你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現在重要的是要如何把那個速度延續到超過兩百公尺以上(註)。

 

想一想還真的,雖然之前我速度也比不上國內頂尖選手,但是其實最大的弱點還是在速耐力,幾乎每場比賽(包括個人計時)都是敗於最後的五十幾公尺;Nick說我怎麼搞得每次回到前直道就好像「撞到一堵牆」,還真是沒說錯。

 

技術類持續在旅澳期間藉機磨練,體能類看清楚方向、好好運用所學往後自己要求!

 

(註:爭先賽的排位順序以兩百公尺助跑計時決定,故常以兩百公尺的衝刺表現來品評衝刺選手之基本能力。)

 

— 完 —

 

精彩回顧:

 

台灣選手遠赴澳洲訓練    體驗業餘教練團隊專業

e-MA車隊廖歆迪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一):初嘗衝刺訓練

e-MA車隊廖歆迪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二):迷你爭先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