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借宿古鄉村 藏民生活原汁原味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興奮緊張


發布時間:Nov 12,2012 0:00 作者: 境界
第22天 西藏惹江南,借居古鄉村 (下)
 
離開營地,在細雨中騎行了一小時多,便看到一路牌子,赫然寫著 “古鄉” 。這個村莊並不大,有幾戶人家,也有一個看起來並不咋地的旅館。
 
這家旅館並不是藏民開的,很奇怪,除了旅館外坐著的兩個店員外,這鄉村道路上卻沒有一個藏民,藏民家裡也都大門緊鎖。
 
我們在路上徘徊了好一會兒,終於遇到一婦人,背著一簍青稞。我趕忙湊上前詢問是否有住宿,那婦人普通話講得並不好。
 
溝通了好一會兒,最後她也只是點頭示意我們可以去她家住,商量著每人給 30元,但也不管吃的。這是我們真正住進藏民家裡,顯得緊張又興奮。
 
我們把單車停放在主人家的工棚下,整理行李後,雨也停歇了,我們晃晃悠悠地走出來,在古鄉附近轉了轉。
 
入住的藏族民居
 
整理完行李,我們去古鄉裡轉了轉
 
簇探出頭的鮮艷花朵
 
 
古鄉這個地方是一個單靠景色就足以讓我感動的。
 
村莊的悠閒,山與霧的纏綿,草兒與大樹的情誼,一片片鮮黃的油菜花田,一枝枝果實飽滿的玉米桿兒,那簇探出頭的鮮艷花朵,那在草叢中爭相鬥艷的小野花,馬路上閒庭漫步的小豬仔,巷子裡篤篤作響的馬駒。
 
在牦牛邊上擠牛奶的一聲不吭的藏女,與邂逅的藏民互為問候的「紮西德勒!」無不輕輕敲打著我們的內心。
 
擠牛奶的姑娘
 
 
也許將來某一天,我也會放棄城市的喧囂,在這樣的地方過上安逸祥和的日子吧?面對如此美景,我竟然有些惆悵了—正如一位博友所說的:
 
「為馬上到目的地而歡呼!也為馬上就要結束已經習慣的騎行和風景而糾結。」
 
鮮黃的油菜花田
 
 
行程至此剩下 1 / 4 的路程了,而且這進入西藏腹地後的美好景色,淳樸的民風讓我們感動,又不忍很快結束這一切。不過,旅行之所以是美的,也就在於擁有了這樣的情懷,想開了還蠻享受的。
 
古鄉的海拔並不算太高,只有 2700米,但這前後雪山依稀,眼前的景象,真不愧被人稱之為西藏的瑞士。我們在古鄉村裡散步了會兒,空中飄起毛毛細雨。
 
馬路上閒庭漫步的小豬仔
 
 
我們正往住宿的地方走去,倆男孩騎了單車過來,和我們打了招呼。仔細一看還發現他們的單車還挺眼熟的,原來是小蟲跑到這孩子家裡住了,他的單車被騎了出來。
 
小孩還試圖說服我們去他家住,可我們已經安排好住宿了,只好作罷。回來時肚子已經很餓了,在我們住的藏家隔壁的小旅館可以炒菜,但是我們過去問時,他們竟態度惡劣地開出了素菜每份 20元,葷菜每份 40元的天價!明顯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去這家店裡住吧。我們當然也不吃這口氣,扭了頭就走。
 
整齊堆放的泥佛像塔
 
在河邊竟然有套爛尾樓?估計是想用來開客棧的吧
 
現在的藏民耕作早已機械化了
 
 
回到我們住的藏家,進門時發現他們門邊放著一把轉經筒,想必是有一定歷史的,我很好奇地向女主人打聽了下,原來這把轉經筒他們家是世世代代傳下來的,轉經筒的在全民皆佛的西藏,地位顯然舉足輕重。
 
我還向女主人開玩笑想買她的轉經筒,她連忙抱緊她的轉經筒,堅定地搖頭。
 
女主人的丈夫以挖蟲草為生,一出去都要一兩個月。她就帶著兩個孩子,料理家務,還打理這一片田野。
 
她的兩個小孩,是一對兄妹,小男孩特調皮,總是纏著我們,翻著裝備問東問西,有時候還問我們要零食吃。
 
主人家的兩個小調皮
 
 
我們問主人晚上可否和她們一起吃,並表示我們可以給她點飯錢,可她似乎不太樂意,推托我們會吃不慣藏餐的。
 
和她那蹩腳的普通話溝通起來,本來就不太容易,想要她了解我們的用意恐怕較難,所以我們只好作罷,沒再追問。
 
後來才知道,她也在家裡一樓開了個很小的雜貨店,我們買了泡麵和青稞酒就草草解決了晚餐。晚飯是在二樓吃的,女主人領我們上二樓參觀,並給了我們開水沖泡麵。
 
草草解決了晚餐
 
 
吃完我們也和女主人聊聊天,套套近乎。這位不善言辭的女主人普通話講得很吃力,不過正常的溝通還是沒問題的,我們也能將複雜的詞語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出來,而且放慢語速,溝通雖然緩慢,但也算無障礙了。
 
後來和她聊開了,她終於答應我們明天早上可以做早餐給我們吃,不過她也說沒特意弄什麽,他們平時吃什麽,我們也跟著吃什麽—這不正是我們想的嗎?
 
在這裡,晚上並沒有任何娛樂節目,吃完飯,女主人就開始張羅著準備睡覺了。手機信號也斷斷續續,四周寂靜寒冷,窗外的雷雨越下越大,我在房間裡看著照片,和尚則用手機寫著遊記。
 
在藏族的家庭裡面,都不會設有廁所的。我們上廁所,還要冒雨到後院一個靠近牛圈的小木屋裡解決,通往小木屋的小路中間還拴著一條兇惡的土藏狗,遇人則吠,好不容易才把它引開。
 
徜徉在藏味十足的民宿裡,是很享受的
 
 
晚上和家人通了會兒電話,聊了很久在路上的感受和想法,確實這樣的經歷讓人歷練了不少,我也很感謝家人對此行的支持和關注,沒有他們背後的力量,我也不會完成這趟朝聖之旅的。
 
很多微博上的朋友,除了讚賞我的騎行需要勇敢的心,還真的也很讚賞我的家人對我背後的支持,甚至覺得他們一樣擁有勇敢的心。
 
這個觀點我很認同,畢竟對這樣的旅行,他們確實每天過得提心吊膽的。以至於很多騎友騎行這條線路時,是不告訴自己家人的。所以,為了家人我要更加謹慎騎車,注意安全!
 
上完洗手間,我順道去了工棚看看單車。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嚇一跳,發現輪胎又爆胎了,紮了個釘子。
 
工棚裡堆滿了零碎的東西,我只能在靠近外面的棚外的地方,將車子倒立起來修車,後背時不時還會淋到雨。
 
爆了胎本來就是件很掃興的事兒,在雨中打著手電筒修車更是麻煩,好不容易修好了,試著轉動車輪時卻發現變速器又出問題了,調了老半天還搞不定,本打算將就下,騎到八一鎮再說(八一鎮是離古鄉村最近的可以修車的地方)。
 
正要扶正單車時,卻發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天大隱患。也就因這次無意的發現,改變了我接下去兩天的行程。
 
我的剎車系統中,一股由 20多根發絲細小的鋼絲擰成的剎車線竟然斷得只剩下一條了,而且還是後輪的剎車線。
 
一看到這隱患,我突然兩腿發軟,差點沒蹲坐在地上,幸好這幾天騎行的下坡並不是太多,而且路面也較好。這萬一要是在下長坡時,這跟剎車線斷了,剎車系統失靈,那後果可不堪設想!
 
剎車系統出現嚴重隱患,改變了我的行程
 
 
我當即了解接下去的行程—明後天即將經過臭名昭彰的 102塌方區和通麥、排龍天險!我沒多想,就決定搭車直到八一鎮,把車修好。因為在安全面前,什麽騎車都不再重要了。
 
我和和尚、小麥商量後,和尚決定繼續騎行,小麥則和我一起搭車到八一鎮。因為在八一鎮,有小麥的朋友在那裡經營賓館,他很早就約好去那裡住,小麥便答應和我一同前往了。
 
我們打算在八一鎮落腳,然後修車修人,最後的衝刺,直取拉薩!
 
雨依然在下,天好冷,我心亂如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