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山青水綠 尼洋忘憂陷獨思

在長途騎行的過程中 與自己對話


發布時間:Dec 17,2012 0:00 作者: 境界
第25天 眼睛在天堂,一步一如來
 
今天的預計的行程將是130公里,海拔雖然只提高了510米,但是相對這樣的長度,也算是平坦了。
 
130公里也算是日騎行距離較長的了,所以早上六點多我和小麥就起床了。
 
臨走時候,突然才發現昨天忘記跟朋友道別了,而離開賓館時,又覺得朋友那時可能還沒起床,想想乾脆還是晚點在路上再跟朋友道別吧。
 
早餐是很經典的稀飯配油條,很爽口,但又得故意多填些,畢竟長途騎行要消耗大量能量,一口氣吃了3碗白粥,啃了幾個包子,真擔心,長期這麽吃下去,會把胃撐大。

唉,管不了那麽多了。
 
在八一鎮騎行,很快就在鎮上遇上了新騎友了,其中不乏老面孔,比如海南三俠等。新老騎友現在有著共同的目標:拉薩
 
在路上,我們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然後一起騎出,這樣的感覺真好!有共同愛好和共同目標,儘管騎行時各自悶頭踩著單車,但似乎都已似相識已久的戰友了,格外親切。
 
稀飯配油條,早餐要吃飽
 
 
出了八一鎮,秀美的尼洋河風光便一路相隨了。尼洋河發源於米拉山,東流300多公里,於八一鎮南約40公里處匯入雅魯藏布江。
 
傳說中尼洋河是「神女的眼淚」匯聚而成的,綠波見底,水色格外的清幽明澈,河畔的林地、草灘、農田,遊曳的水鳥,吃草的牦牛,勞作的人群在淡淡的晨霧中編織出一幅世俗生活勝景。
 
在這樣的人間仙境騎行,真是暢快!我又再次把音箱音量調到最高,極富節奏感的藏族音樂,讓大家騎起來更有感覺。坦蕩如砥的柏油路,蠻輕鬆的,沒有了爬坡時的勞累,感覺倒像是坐在摩托車上,只是這樣的騎行,竟然容易導致打瞌睡。
 
出了八一鎮,秀美的尼洋河風光便一路相隨了
 
 
「前面怎麽都停下了?那是不是磕長頭的?」我和小麥並肩騎行,他發現在前面的騎友停了下來,正和一位喇嘛在講話。
 
「看他行頭不太像是磕長頭的,是不是來轉山的?」我也不太確認,只得上前去一看究竟。
 
"轉山" 是一種盛行於西藏等地區的莊嚴而又神聖的宗教活動儀式,在西藏許多地方都有轉山的習俗。詩中所說的轉山,指的是神山,佛經上說居於世界最高的山,即須彌山。
 
須彌山在佛教中被稱為世界的中心,據說是佛祖釋迦牟尼的道場,在印度教中它又是濕婆大神的殿堂,人們多以為它只不過是一處虛幻的所在,一座概念的山,殊不知,它竟是一座現實的山。
 
虔誠的朝聖隊伍
 
 
據說朝聖者來此轉山一圈,可洗盡一生罪孽;轉山十圈可在五百輪迴中免下地獄之苦;轉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釋迦牟尼誕生的馬年轉山一圈,則可增加一輪十二倍的功德,相當於常年的十三圈。
 
千百年來朝聖者絡繹不絕,在通往神山的一條條道路上,形成了一個耐人尋味、令人感慨的永動流。神山已深深地寓於西藏的宗教歷史文化之中,她神奇誘人,是人與神、人與自然結合的精神之山、文化之山、信仰之山。
 
信徒們之所以如此虔誠是因為他們相信人要承受六道輪迴之苦,只有兩個辦法可以免除:其一,修成活佛,這很困難,另外的辦法就是轉山。他們相信繞神山轉可以洗清一生罪孽,可以在輪迴中免遭墮入無間地獄,甚至脫離六道輪迴來世成佛。如果在轉山中死去,被認為是一種造化。因此轉山朝聖者總是年年不斷。
(摘自百度百科)
 
看我們行頭,他也猜出我們是打算騎去拉薩的,這也令他感覺異曲同工,很親切隨和地和我們講他的故事—他是位喇嘛,正圍繞著距離拉薩(其實他心中的中心是拉薩市的大昭寺)400公里處的範圍進行徒步繞行,這也算是轉山的一種吧!
 
他將歷時一年,走完三圈。我們紛紛稱讚他虔誠的信仰和堅韌的意志力,而他也是淡泊一笑,真心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情,甚至是自己應該完成的一個夙願,不管他是以何種目的而開始他的轉山之旅,總之,他的內心是在慢慢被滿足的,更是幸福的!
 
虔誠的喇嘛正跟我講述他轉山的故事
 
 
臨走時,我還為他拍了照片,並留了他的地址,準備回去後沖洗了照片再寄給他。一聽到我要寄照片給他,他開心得像個孩子,深怕不能收到照片,還很仔細地核對了他家裡的地址,他說我是第一個為他拍照片,並要寄照片給他的人,我聽了,心裡頓生一股沈甸甸的責任、和溫暖。
 
而且拍照前,他還很鄭重其事地整了整衣裳,從頭到腳都仔細理了一番,顯得很鄭重其事。對這樣虔誠轉山的出家人,我也虔誠地請他在我的單車上簽名了,我希望我的騎行能帶上他的祝福和保佑。
 
還有幾百公里就到達拉薩了,朝聖的隊伍每天也都能遇上幾支。他們要麽單槍匹馬,要麽三三兩兩,要麽成群結隊,向著心中神聖的地方—拉薩,磕出一個個虔誠的響頭,步步迎進。
 
千里不遙,堅石為穿,實在令人感嘆。每遇上這樣的朝聖隊伍,如果不是太著急趕路,我都會用我自帶的簽字筆,讓他們在單車上簽字,或者是寫上祝福的話語。
 
喇嘛幫我在單車上簽字
 
真實案例被擺放在路邊,這樣的警醒作用最直接,最震撼
 
 
一直跟隨著我們的尼洋河,清澈唯美;在藏語裡,河稱為"曲",湖稱為"錯"。尼洋河,藏人也叫它尼洋曲。
 
尼洋河之美,美在它的水色,河水清澈,卻呈現出翡翠般的綠,飛濺的浪花潔白如霜。清澈、翠綠、潔白,這三種視覺效果是紛紛攘攘、難分難辨地交融在一起的。藏族人崇拜大自然,他們祖祖輩輩用神話故事、美妙歌舞膜拜大山、讚美江河。
 
他們形容西藏的江河用了一個詞:飛花碎玉。哦,飛花碎玉的尼洋河。河裡有很多沙洲,有的大樹乾脆就直接生在水中,好一派濕地的風格。
 
尼洋河風光全景
 
飛花碎玉
 
 
路上經過的幾個村落,據說大都是門巴族的聚居地,由於這裡海拔相對較低,他們以種植青稞和油菜花為主。
 
這時正值當地收成的季節,成熟的田野一望無際,連綿相接,一顆顆青翠欲滴的大樹點綴著成片或黃或綠的田野,白牆彩瓦的藏族民居下,悠閒的藏民們喝著酥油茶聊著話兒,路上的豬牛成群,它們對來往車輛人群熟視無睹,若無其事地在馬路中央踱步著。
 
這麽令人陶醉的地方,使我放慢了腳步,時不時就停下來拍照片,或發微博,很快就被小麥甩了很遠,獨自騎行。
 
 
五彩經幡點綴著安靜的村莊
 
成片的油菜花田,煞是壯觀
 
在藏區很難得看到這麽卡通的建築,不知何用
 
 
其實,這麽多天以來的騎行生活,讓我很享受獨自騎行的時候。獨自騎行除了不用為了趕上或等待別人的騎行步調而改變了自己的節奏以外,還能靜下心來想想自己內心深處的事兒,這亦是在和自己對話。
 
越是在疲憊時,越是能夠感知自我,越是孤獨,越是能了解自己。當然,長時間獨自騎行要面對的突然狀況比較多,除了要有豐富的戶外和騎行常識以外,還要能耐得住寂寞,懂得為自己解憂找樂,否則就會變得孤僻,不能很好融入人際中。
 
朝聖的一家人,不會說漢語,小姑娘特羞澀
 
綠如翡翠的河水
 
悠閒的村民
 
路邊上幾隻藏豬和我臨時為伴
 
莊稼籬笆上的樓梯,顯示了勞動人們就地取材的智慧
 
 
中午騎到了一個叫張更鎮的地方,我們幾組人馬聚集在一起,在一家餐館裡同吃午餐。短暫的相識,卻因一樣的目標而無話不談。也就是在這午餐期間,很多第一次見面的騎友都互留了聯繫方式,以便以後聯繫。
 
原本只剩下我和小麥兩人的隊伍,現在又擴大到十多人。還是那句話,旅途中,都不知道下一秒會遇上誰,會發生什麽故事,這就是旅行的魅力。
 
臨時有湊了一組騎行隊
 
旅途中,都不知道下一秒會遇上誰,會發生什麽故事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