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張簡崇進:將騎車當飯吃的幸福運動員?

走過人生低潮,重返豔陽下


發布時間:Dec 22,2012 0:00 作者: 愛輪氏

被喻為台灣最幸福的運動員之一,剛從印尼環東爪哇返台的張簡崇進,賴以維生的工作是快樂的騎乘、比賽。他是來自林園的子弟兵,在林園區的傍晚,在資源弱勢的鄉鎮,許多熱血年輕人的休閒就是騎著拉風的改裝機車,在某祕密基地吞雲吐霧大口喝酒,這是部分基層勞工下班後的生活,而張簡崇進也曾是其中一員。

 

1997年接觸單車,張簡崇進因為種種因素,加上一時迷惘而中斷訓練7年,在2009年下定決心重新訓練,戒斷不良嗜好後重返豔陽下。要嘛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他在短短的兩個月訓練後就得到全運會第4名,接續在全台賽事嶄露鋒芒,隨後獲得自行車輪胎廠伊諾華的賞識,成為讓工作結合興趣的幸福運動員。

 

「我的工作不必打卡,像董事長般自由,每天鞭策自主訓練100公里,這3年來累積的里程超過10萬公里,我是能承受苦練的獨行俠,但單車競技是團隊運動,我需要幸運女神的眷顧才能在公路賽得到名次,而成績就是我的考核績效,我常被說是最幸福的車手,但內心卻承受著無比的壓力,這份贊助結束後,我也擔心著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張簡崇進

 

 

 

 

 

張簡崇進
Profile

所屬車隊

伊諾華車隊

生日

1984/5/6

身高/體重

163/59

血型

O

出生地

高雄市.林園區

學歷

林園高中

興趣

改裝機車、看電影

未接觸單車前的運動

偏好的騎乘地型

林道越野

最得意的事

2002亞洲盃登山車錦標賽青年組銀牌

戰駒簡介

MORGAN XC Bike with SHIMANO XT

 

化不可能為可能

 

父親有明顯的基因缺陷,是位長不高的小巨人,至於母親,這對張簡崇進是個不存在記憶裡的陌生名詞,他是由阿嬤帶大的勇敢單親孩子。1997,他跟著朋友懵然無知的加入張慶瑜教練所成立的好身手單車俱樂部。

 

他的基因是來自天生不完美的父親,弱勢家庭,綜觀而言,他成為運動員的機率微乎其微。張簡崇進用苦練扭轉了逆境,將自己的訓練比喻為傻蛋式訓練法:「就是比別人練更多,把自己搞得更累。」

 

 

 

 

經過一年的苦練,張簡崇進在全中運名列前茅,2001全運會銀牌,更曾在2002亞洲盃登山車錦標賽青年組奪得銀牌,至今共當選4屆國手。

 

在他的父親眼裡,騎車要花錢買器材,是有錢人的玩意兒、不能當飯吃的夢幻泡影。即使張簡崇進在登山車發光發熱,他的父親依舊力勸反對,一度登門踏戶到張慶瑜教練家中爭執不休:別再讓我的孩子練車了。

 

 

 

出門比賽器材輸別人,回到家就跟父親起衝突。即使靠著意志力試圖掙脫命運,面對內憂外患的環境,這對一位單親小孩而言都太沉重了。訓練是痛苦的,但卻是張簡崇進每天最期待的快樂時光,「藉由運動時讓腦袋放空,讓我短暫的逃離現實與壓力。」

 

中斷訓練回歸平凡

 

歡樂時光飛逝,2002年他以運動績優打開大學之門,從小就不喜歡唸書的張簡崇進,將時間都揮霍在訓練上,辛苦訓練在當年得到亞洲盃青年銀牌後,他也清楚那荒廢的學業就像離自己而去的母親,找不回來了。經濟拮据、學業荒廢,休學是他惟一的逃生門,離開學校,從軍入伍,役畢工作。這一逃,就是7年。

 

這幾年,欠缺學業、專業的他只能到石化產業當約雇人員,為了求三餐溫飽,即使工作環境惡劣也得打拼實幹。2009年,張簡崇進在路上巧遇張慶瑜教練,張慶瑜看到這位曾經在越野賽叱吒風雲的好小子,如今變成抽煙喝酒對未來悲觀的年輕人,缺乏訓練的體態也變得肉肉的,張慶瑜問:「還想練車嗎?」

 

重啟訓練站上頒獎台

 

要嘛不做,要嘛做絕,這是張簡崇進對於訓練的態度。每天下班,他立即換上車衣練車2小時,在女友的鼓勵下,他也成功的戒煙戒酒,維持著工作與練車兼顧的忙碌日子,卻令他的生活燃起了鬥志。

 

 

 

2個月後,林園車隊有一名車手因故無法參賽全運會,他得以遞補參加,出乎眾人意料,他在該年全運會登山車賽拿下第4名,自此重建自信,在全台登山車賽事也陸續有亮眼的成績,因而受到輪胎廠伊諾華的賞識,在2010年成為贊助車手。

 

成為贊助車手後騎車比賽有錢拿,上班就是在公路上姿意的踩踏,是份興趣結合現實的夢幻工作。但隱藏在風光的背後,卻是沉重而不為人知的壓力,來自林園的車手向來以登山見長,然而台灣在2000至2010年,競賽型態由登山車轉變為以公路車為主,整年度的登山車賽事寥寥無幾,張簡崇進因此缺乏站上頒獎台的機會,向廠商證明繼續贊助他是正確的決定。

 

安於現狀的體育政策

 

另外,這10年間,台灣的單車競技水準從可以跟亞洲鄰國並駕齊驅,到今日以安全完賽為目標。當亞洲各國在體育上呈現跳躍式的進步,惟獨台灣故步自封。

 

10年前的張簡崇進是亞洲盃青年第2,筆者問道:「那現在你有機會擠進亞洲登山車前10嗎?」他以帶著絕望的口氣回答:「前10是不可能了,現在只求能在時限內完賽。」這才明白,台灣的單車競技不是差人一截,而是整整輸了一圈。

 

 

 

競技之中只有最好

 

運動的進入門檻很低,但要成功的門檻卻很高。在登山車風氣走下坡的台灣,張簡崇進只能在有限的賽事為贊助商爭光,但一出國比賽,只能當作經驗學習的觀摩團。

 

至於在講求團隊合作的公路賽,他也只能孤軍奮戰,運用敢鬥直衝的亂槍打鳥戰術,他惟一在公路賽闖出名堂,是2011捷安特盃公路繞圈賽拿到總冠軍,那回還是跌破眾人眼鏡的運用兔子戰術意外稱王,其他的賽事都被團隊夾攻。

 

成為被贊助的壓力

 

運動是浪漫的自我實現,競技則是榮耀至上的成王敗寇,你必須達到「最好」的境界才能令人矚目,以冠軍獎盃回饋給贊助商作為亮眼的績效考核。

 

張簡崇進由衷感謝伊諾華的賞識、張慶瑜教練永不放棄的指導,但他的內心十分迷惘,是一位對於未來的悲觀者,他擔心著在以公路賽為主的台灣,只能替廠商作些少量曝光,他不知道被贊助的日子還有多久,又或者說還有誰願意贊助?

 

這份要用成績拼來的幸福工作,張簡崇進樂在當下勤奮的踩踏著。人生是一段單向道的旅程,不走回頭路,大步向前走才見得到出口,很可惜,對於來自弱勢家庭的運動員,他們像一群受困籠子在滾輪上奔跑的老鼠,怎麼跑都逃不出堅固的鐵籠,只能用盡力量,祈求飼主的賞識。

 

 

 

 

只是一群想糊口、肚子都餵不飽的車手,哪能談理想?

住在悲觀迴圈的運動員,怎麼談夢想?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