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北京 不再是自行車天堂

選擇最自由的通勤方式 真能與健康快樂的生活連結嗎


發布時間:Apr 01,2013 0:00 作者: 單車時代

譯文原著:哈佛大學法學教授Noah Feldman

 

十年前,北京好似自行車天堂,
那時沒有刻意營造的自行車道,
在那個時候,條條大路是屬於兩輪騎士們的;


十年前,想要在我的家鄉波士頓騎車,
簡直跟瘋子沒有兩樣。
騎著單車上路,很容易和其他用路人擦撞。

 

 

而在十年後的今天,情況似乎完全相反。上週我在北京租了一輛自行車,街上的路人側目的眼神,透漏出我大概是哪根筋不對;騎著車在北京故宮附近的街區溜達的我,放眼望去,大多時候我是那兒唯一騎著自行車的民眾。

 

是的,那裡確實有為單車族設立的自行車道,但是車道上為電動車所佔據,偶而,你會發現幾個勇敢的外國騎士,也能找到幾個年長的當地騎士,但是觀察他們騎乘的表情,卻透露不出一絲喜悅的信息。

 

同時,萬里遠外的波士頓,我的家鄉,和許多美國城市一樣,倒成了騎車的好去處。當然,假如你的心臟不夠強,波士頓的交通還是刺激了點,但是一邊騎,你會發現自行車騎士像是一群使者,傳達著改變的希望,帶給用路人一種新的信仰。

 

中國的運輸革命,像是一則寓言,同時給大家留下一個開放的問題,試想:

 

「當開放的市場主宰環境,而環境無法承受,是否會有消化不良的現象?」

 

從好的方面看來,隨著中國變得富裕,人民有能力享受物質生活,可能是前幾代想都不敢想的奢侈;汽車出現了,車廂內的環境乾爽、寒冬中還能帶來溫暖,是人類起源以來最棒的運輸方式之一;想去哪裡、走得更快更遠,汽車解放了人們的選擇,無疑是個人主義的實踐。

 

然而,隨著路上的汽車激增,導致汙染問題惡化。比起困擾已久的霾害,大量的移動載具消化低品質油料後,排放出來的廢氣,直接衝擊著北京的生活;在路上待了三個小時的時間,因為空污,我的喉嚨開始感到灼熱、像是抽了一包香煙一樣,那一天,空氣中的細懸浮微粒達百萬分之135,而這個數據,還遠不及北京於 “全盛時期” 達到的600ppm。

因為空氣品質低落,大家紛紛選擇駕車,於是整個情況更加惡化。大量的民眾開車通勤,不僅危害了空氣,在路上更形成了天然的屏障,箝制了整個交通,迫使北京當局祭出「限駕令」,限制駕駛人的用車頻率,減緩交通堵塞的程度。

 

因為空汙,人們無法忍受掩著口鼻騎車,開車又受到諸多限制,於是大批人潮擠進地鐵站裡頭;我嘗試搭了北京十線地鐵中的兩線,在尖峰時刻,地鐵依然保持清潔、效率地運作著,當然,這也是我有生以來搭過最擁擠的一班地鐵。

 

(c) pic.bbs.hexun.com

 

 

由於地鐵無法設定載運人數的上限,我目睹幾個急著上車的民眾幾乎是撲進車廂裡,身為乘客之一的我,都能感受到衝擊反彈的力量。

 

「這樣不會有人受傷嗎?我想。」

 

下車也是一場惡夢,沒有人想要騰出位子,因為想要先下車再擠上車,是一件何其困難的事,北京地鐵需要積極地擴張,但是不難想像,比起這樣的搭乘品質,人們寧願卡在玻璃與鋼鐵的車陣當中。

 

在大眾的眼裡,汽車對個人來說,還是最理想的交通方式。市場偏好汽車,更多的市場需要更多的汽車,運輸市場的自由選擇變成路上的災難。

 

幾乎每個北京人都擁有智慧型手機,而每個在北京的外國人,都下載了監測空氣品質的APP,裡頭提供的兩組數字,一項是美國駐中國大使館所提供,另一項是中國官方提供的數據,裡頭的資訊告訴你,今天外頭的狀況是適合暴露在空氣當中,或是開車上班為宜,對生活在北京的居民來說,是不得不的方便。

 

限制運輸市場也會改變人們選擇的交通方式。隨著波士頓的自行車道的設立,延緩了街上汽車的速度,這可讓汽車駕駛人氣得跳腳,因為當地政府割讓了珍貴的路權,嘉惠少數的自行車騎士

 

然而,這樣的措施卻是必要的。

 

隨著中國的經濟崛起,消費活絡,人們得以用最「自由」的方式選擇生活,這個新興市場還需要經過更多實驗,衡量自由市場的管理方式,才能放心投注更多個人主義的元素。

 

找回北京的藍天以及久違的單車族,相信北京當局能摸索出最佳解決之道。

 

(c) washingtonpost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