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車壇明日之星:鄭喬鴻

極限父與子,鄭邦中與鄭喬鴻的BMX故事


發布時間:Oct 11,2013 18:00 作者: Peter
「有一個玩極限的老爸,會是怎樣的感覺?」

兩歲就騎上玩具腳踏車,加上老爸鄭邦中耳濡目染,鄭喬鴻很小就開始接觸極限單車運動,從父子共同修車的摸索,到參與現場演出的亢奮,這些生活中累積的經驗,一點一滴埋下他愛騎車的基因。
 
鄭喬鴻最常出沒的訓練地點:臺北市極限運動訓練中心 (c) D.c. Daniel
 

「你不一定要當運動員。」
極限單車這條路,是鄭喬鴻自己的選擇
 
初生之犢不畏虎,牽著嶄新的單車,鄭喬鴻的第一場比賽只練了一個禮拜就出道,一開始只當作興趣,但後來逐漸在競賽中闖出成績,成就感也油然而生;於是,他開始仿效國外影片上的明星選手,不僅學習他們的招式,也沾染了Pro級的氣質與風範,養成了晉身為職業選手的心願。

不受限兒子的發展,也許能給他更多可能,身為BMX極限單車亞洲裁判長的鄭邦中,深知運動員的路不好走,對於兒子的選擇,他維持中立的態度:「我不鼓勵也不反對,就是順其自然,當作一般運動也OK。」
 
虎父無犬子,鄭喬鴻受父親的身教影響甚多


從小,鄭喬鴻就和老爸一起征戰極限賽場


「你今天是不是玩得很好?」
玩出態度,不讓成績決定你的心情
 
與其在意每場比賽的成績,極限運動的選手更在意騎乘時,自己是否能全心投入、享受在現場的氛圍裡;短短45秒到1分鐘的Show Time,只有2~3條路線可以發揮;當中,你有沒有做出自己想呈現的風格,而不是一味追求誇張、討喜的動作,這是極限選手的堅持,也是年僅19歲的鄭喬鴻玩BMX的態度。

「你今天是不是玩得很好?」無論成績如何,要能樂在其中,這是鄭喬鴻每場比賽對自己的期待!


鄭邦中強調,比賽就是要享受、快樂,不是要拿成績討好自己的心情
 

「他連走路也在模擬路線」
生活中的BMX,近乎瘋狂的執著

融合BMX路線的概念,鄭喬鴻連走在路上,也養成不斷模擬路線的能力,BMX已經深植在他的生活當中。這就和街舞一樣,需要反覆的熟練,配合完整的賽程規劃,才有可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爆發出身體裡的所有能量;也許這種近乎「職業病」的反射動作,就是他邁向「職業化」的第一步!
 
從台灣第一代的廖武雄、鄭邦中等前輩,到極限小熊車隊的李運益、游家毓,鄭喬鴻已經是台灣極限單車的第三代選手,他也是Red Bull在台灣簽下的第一位極限單車運動員;眼見台灣BMX風氣逐漸有回溫的趨勢,年僅19歲的鄭喬鴻,也開始培育下一代潛力新秀,想要趕上東南亞以泰國為首的極限單車風氣,選手們還在持續努力當中!
 

鄭喬鴻演出畫面 (c) 陳賢明


BMX以美國風氣最盛,選手的水準也最高,選手們多半仿效國外影片的學習,提升自我的實力,也因為極限單車運動少有「教練」的角色,不僅台灣,這種自主的學習方式,放諸全世界的BMX選手皆準。

今年,鄭喬鴻曾到BMX聖地Woodward East訓練營親身體驗,在這段的移地訓練期間,鄭喬鴻觀察到「教育方式」是影響極限運動發展的主因;國的家長相信,只要將危險性降到最低,安全性提到最高,BMX也可以是一項很棒的運動來源;

即便台灣建構了不少極限運動場地,但初次踏入極限單車領域的小選手來說,更需要的是訓練用的安全材質,而不是正規的比賽場地,這也是選手們不遠千里、出國取經的原因。

鄭喬鴻到美國BMX聖地Camp Woodward East親身體驗,生活在國際運動員的環境裡

 
「很多人都說我們不像父子。」
因為練車,溝通變得沒有障礙
 
訪談當中,戴著墨鏡的鄭邦中,和兒子也自有一套相處的模式;在場上,他們不是父子;練車當中,不時和彼此討論招式和動作,成為他們不間斷的話題,新生代兒子與資深老爸的想法相互激盪、切磋,甚至同場競技,與其說是一對父子,不如說是戰友、對手,也是跨世代的朋友。
 

有個這麼「潮」的老爸,讓人分不清是父子還是朋友


除了放手讓鄭喬鴻在場上飛簷走壁,鄭邦中也鼓勵他學習選手外的第二專長,就是因為自己是選手出身,他知道,這些摸索的過程,都會幫助他在未來找到自己的方向。

比起成績,他更在意兒子在飛向國際舞臺之前,有沒有反問自己:「除了當選手之外,你還會什麼?」美式的教育底下,鄭邦中還是一個爸爸,而且,他很潮!


戴上Red Bull贊助的帽子,雖然得到100%的支持,但鄭喬鴻給自己的壓力其實相當大
(c) RedBull Taiwan

鄭邦中觀察,雖然肩負國際品牌的壓力,這也是推著鄭喬鴻成長的助力
 
「把自己丟在大聯盟的環境,你只會變得更強。」對自己負責,是老爸對於鄭喬鴻的期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