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04希臘篇 – 14000公里回家路 遇到少林功夫

其實旅行是一種心靈探索和卸下枷鎖的時刻


發布時間:Apr 21,2015 12:00 作者: Min




熱愛少林功夫的沙發主人Anna和Evan
©Min

 

 

曾經有位Cyclist說我很幸運,可以在整個旅途都遇到居民願意收留我,讓我晚上有個溫暖舒適的地方可以休息。我想世界就是這麼可愛,只是我們願不願意跨出去,並且笑著迎接這一切。感謝單車時代的熱情邀稿,讓我有機會把這些故事一一寫出來,將11個國家得到的幸運分享給單車時代的讀者們。
—Min

 


幫我照顧單車和裝備的義大利船員
©Min

 

 

14,000公里,10個月的回家之路。Min,一個台灣女性,從德國騎自行車回到台灣的家。出發之前,她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旅途之中,幸運之神幫助她渡過許多最艱辛的時刻;在結束之後她分享:「我現在還是沒有錢,但是我學會了修車,學會了露營,最重要的是,我學會更用心的去看這個世界,以及這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及老師們!」

 


我的單車和愛琴海
©Min

 

 

會說英文的希臘情人

 

進希臘後,最明顯的變化是:希臘人會說英語!下船後路人熱心的指路,我驚覺到與義大利的差異!一天前還需要比手劃腳老半天才能得到的資訊,現在馬上變回文明人,用嘴巴問路了吶!這件事發生在我跟一間加油站借完廁所後,一位看熱鬧的老先生過來想要指點我方向。而他開口的瞬間把我嚇傻了,OMG!他的英文好好吶!

 

(絕對不是想要表示我的英文很好,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英文除了能混口飯吃之外,沒什麼能誇獎的了)

 

但英文如此破爛的我,竟然還能被義大人用仰慕的眼神看我說英文,你大概能想像他們普遍的英文水平真的有待改進!不過這回連白髮蒼蒼的老頭都一口好英文,我想接下來在希臘的日子會好過許多了!

 


歡迎我的希臘船
©Min

 


我的餵食日記

 

我之前一直有個疑問,但原本以「義大利人熱情無比」而將之壓下來了。不過我到希臘後,這種狀況只是有增無減,我開始認真的懷疑,我的臉上是否寫著:「請餵食我」的字樣?不然怎麼那麼好康,走到哪都有免費的美食可以吃?

 


沙發主人Yorgos(右)熱情招待希臘典型小吃: Souvlaki(σουβλάκι)
©Min

 

 

我在一個叫Loutraki的希臘小鎮,遇到了一對熱愛少林功夫的希臘情侶Evan和Anna。我和他們一見如故,聊了很多有關少林功夫和打坐方面的話題,他們教我幾個少林的基本拳,我則跟他們分享我打坐的方法。預計只停留一個晚上,當晚Evan煮了一頓好吃到不行的晚餐,Anna便在一旁點火的說,如果我再多留一天,隔天Evan就可以幫我多準備一道名叫Ntakos的希臘料理。

 

我臣服在美食的誘惑之下便答應多留一晚。

 

隔天晚上,我們開心著吃著Ntakos,Evan又開始說也許他明天可以再準備一道名叫Skodalia的菜,並招集朋友們過來聚聚。這回除了美食吸引我之外,我這個愛湊熱鬧的人一聽要開轟趴,馬上變得雀躍不已。因此我說,明天的天氣預報看似要下雨,那我只好免為其難,再多留一晚吧!

 

 
我、Evan、Anna和希臘美食
©Min

 


正在練習武術的Anna 
©Min

 

 

小心殺人坑

 

「殺人坑」是我在希臘時,給路邊的大坑洞取的名字。因為它們不是普通的一個洞,它們的大小和深度足以吃掉我的車輪。剛到希臘的前幾天,人們總是跟我抱怨他們的路有多爛,也是這個原因造成人民不願意繳納稅金,因為完全看不到政府有在建設或修復。一開始我總是會回:「喔不!我覺得南義大利的路比你們更慘。」但越接近雅典,我開始完全認同希臘人的講法。真的,完全沒有規劃可言,路標亂七八糟也不知道要指去哪裡,水溝蓋成了馬路上每隔10公尺的深壕,車道的設計讓我必須要在坑洞和瘋狂車道中遊走,我慢慢的發現,我真的開始離開歐洲了!

 

 
希臘的自行車道
©Min

 

 

(俗話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當我還有力氣抱怨路的時候,其實表示著它們還有抱怨的價值。往後進入亞洲的日子,越來越爛的路就像嫁錯老公一樣如影隨形,也不值得再花時間抱怨了…)

 

A計劃與B計劃

 

在離開義大利時,即使我大部分的日子是白吃白喝度過,但還是能感受到荷包的壓力。除了擔心手頭上的現金將會彈盡糧絕之外,還要擔心預存在台灣的錢會不夠支付貸款,我肯定銀行不會因為我騎車而讓我延後付款,因此我開始寫信給許多媒體雜誌,希望有機會投稿分享我的旅程,並賺取一些稿費,以支撐我繼續旅行的經濟需求。但大部分的信件如同一開始在找贊助般石沈大海,不然就是受到婉拒,或是沒有稿費的方式合作。

 


在羅馬接受雜誌專訪
©Min

 

 

我開始絞盡腦汁去想,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得到更多的機會去完成這趟旅行?因此我想出了在網路上募款:承諾這段旅程會在部落格上認真的分享之外,並在結束後製作旅行照片年曆做為感謝回饋。這個方法的效果並沒有很好,但至少紓緩了一點我的燃眉之急,同時也帶來了令我反思的事情。

 

 
義大利與希臘間的渡船
©Min

 

 

在張貼募款文章的隔天,我抵達了希臘。一打開Facebook,除了看到許多人熱心幫我轉發,也看到了一些不同角度的留言。坦白說,要不去想是不可能的,那既然我不能阻止自己去想,我就決定好好的問問自己,看到人們寫「為何自己出去玩還要別人幫他出旅費?」時為何我會感到受傷?我捫心自問,除了自己經濟能力不足之外,我是否真的很努力在回饋支持我的人?我的文字是否跟我本人如出一轍?

 

我發現無法對自己做一個肯定完美的答覆,因為我的文字是在失落與艱難中,自我振作和勉勵的話。我個人和傳遞出來的文字相比,負面且懦弱了許多。這趟旅行,我是在跟自己的心做旅行,再盡量的將這份心得分享出來。我想做的事情看起來像不是只為自己做,也像只為自己;看起來盡力的在分享了,但總是有空間還能做得更好。

 

整理完心情後,我發現這些留言對我造成的影響,大於我自己能夠消化的。因此我決定募款的事情就此告一個段落。我想,接下來的路總還是能找到轉機的。若真的不行,就按原本的B計劃終止旅行。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繼續踩著我的踏板前進。

 


希臘小鎮Loutraki
©Min

 

 

國與家,人與民

 

在雅典待了一個禮拜,因為我申請的簽證無法從陸線進入土耳其。最近的飛行距離就是從雅典到伊斯坦堡。一個多月前的我,大約抓了個時間,選最便宜的日期就把機票訂了。抵達雅典時,離起飛還有一個禮拜。而我為了這趟飛行,除了灑掉兩百多歐元外,還要分解夥伴才能把她帶上機。

 

 
第一次分解夥伴,不小心分解太多…
©Min

 

 

這回在雅典我使用了Warm shower找到收留我的Konstas。他前一年完成在西班牙的學業後,花了22天騎自行車回到希臘雅典,而且他還接待過我在義大利遇到的一對騎車的法國情侶,也許世界真的沒我想像的那麼大!

 


在義大利遇到的法國情侶檔,當時已經在路上1年3個月
©Min

 


Konstas(左)、Thanos(右)和我在Thanos家享用晚餐♥
©Min

 

 

Konstas無法接待我整整一個禮拜,因此他找了好朋友Thanos收留我。Thanos是個有趣又有故事的人。我在他家的最後一天剛好遇到農曆新年,一早醒來就看到他在家裡貼了許多用中文寫的好話(當然是用谷歌翻譯後貼上印出),還在桌上放了一個馬的裝飾品來相應馬年,並且把收藏的土耳其幣當紅包送給了我。

 

 
新年祝福和紅包,可惜這一百萬已經不能用了…
©Min

 

 

Thanos告訴我有關他的家族故事。他的祖先原本是住在Pontous(現在土耳其臨黑海的城市)的希臘裔居民。

 

 

 

在1919年許多在土耳其境內的希臘人被強制驅離,更有許多人遭到迫殺(但同時這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希臘境內的土耳其人)。他的家族為了活口,飛到了喬治亞境內的Sokhumi,當時那裡是蘇聯的範圍,而蘇聯伸出援手歡迎他們逃難到此區,所以他的祖父母就是在這裡出生的(西元1925和1927年)。

 

 

 

但在1949年,蘇聯領導人史達林突然派遣軍隊,將所有住在Sokhumi的希臘人全部裝進火車裡,運送到現在的哈薩克;當時火車塞滿了人,抵達時已是深夜;軍人把所有的人趕下火車,讓他們自行睡在地板上,直到隔天另一些人過來挑人,把他們安置在農舍裡跟動物一起睡覺。不過這個情況在第二年就改善了,他們從政府發放到一個房子住,也有自己的農舍,開始回規到正常的生活,而Thnaos的父親就是在這裡出生的。

 

 

 

當他的父親13歲時,他們一家人決定搬回到希臘,所以他們現在就定居在雅典。

 

 
正在講故事的Thnaos
©Min

 

 

這個故事讓我的眼界又加寬了一大截。

 

在我原本小小的心裡世界,來自好萊塢的電影不斷的傳送蘇聯是壞人的訊息,讓我對於這個「壞人」會去救援當時的難民感到不可思議。而當時難民的後代子孫在今天提供我一個棲身之地,並講述當年不會有學者寫下來的歷史。我相信有人會告訴我,在這個舉動的後面隱藏了許多的政治利益,但我只是想表達我感受到的;政治利益是少數人的遊戲,但它關係到的是貼切你我生活的結果。

 

我不知道誰從中獲得了利益,但就今天的故事主角來說,這個政策在他們家人最困難的時期,拯救了大部分人的性命,並且得到一個安穩愜意的生活。國與家的整體和個體關係,人與民的組成關係,如果我和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用心去學習了解更多的歷史、背景、不同的切面和深度,也許我們慢慢的就不會用太絕對和尖銳的字眼去定論事情。而在大部分誤會的語言沈寂下來時,或許我們就有更多機會去享受到更多事實的面向,以及因互相理解所帶來的和平。

 

 
蘇聯發給Thnaos的祖父一個類難民證書的文件
©Min

 

 

我只擁有現在

 

在一開始計劃這趟回家路時,想到可以親身體驗文化由西向東的轉變,而感到莫名的興奮與期待。在希臘,已經可以感受到明顯的轉折:這個西方文明發源的國家,在音樂和舞蹈方面已經展現出濃烈的中東氣息。而我也在這個轉變裡,發現離家的距離拉近了一大步。

 

很多人問我,旅行結束時,我要做什麼?我有什麼規劃,我的答案總是千篇一律:「待我結束的時候,我就會有下一個計劃。」這並不代表我說這句話時帶著自信,而是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將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事情,慢慢的去改變我對人生、甚至世界的觀點。我不想要此時此刻去定義那個我不知道的未來,因此我只能努力的執行我此時此刻的計劃。這個難得且可能一輩子只有這麼一次機會的旅行,我想要放下我心裡的世界,讓眼前的現實衝擊我,讓我學會去看、去聽、去感覺、去了解、去理解。此時此刻的我,想要用力的去做好這些只有現在才有的事情和機會。

 

現在的我,就只擁有身邊的那台單車,簡單的行李,和這個世界。其實旅行是一種心靈探索和卸下枷鎖的時刻。旅行結束後,不是不再自由了,而是擁有更深層的能量去實行及完成下一個責任與使命。

 

 
沙發主人Anna、Evan和我
©Min

 

 

加入Biking 14,000 kms back home - Minka的旅行計劃粉絲專頁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