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米粒甘苦談 術後恢復之路(上)

事情發生了就要去面對 自怨自艾不會變好


發布時間:May 19,2015 12:00 作者: 愛米粒

 

老天爺~我想要繼續開心運動啊!

 


 

 

 

2015年的開始,正當大家在瘋跨年晚會或趕倒數派對時,沒有辦法安排任何狂歡節目的我,因為騎公路車發生意外摔車骨折正發愁著。醫生要我沒事都躺著讓脊椎休息,根據CT斷層掃描及MRI核磁共振的診斷結果,胸椎和腰椎各一節爆裂性骨折。

 

受傷後的身心煎熬

 

2015/1/2早晨得進手術室開刀,是個不算小型的手術,因為脊椎是人體最重要的中樞神經,影響到許多器官,所以手術需要進行全身麻醉,說真的我很害怕未來有什麼變數,想著想著就安靜的掉淚了,不過擦乾淚後我告訴自己,“愛米粒,妳得振作”!

 

請容許我省略開刀手術後的練走經歷,以及住院11天的痛苦慘叫回憶,醫生說手術頗成功,在我的兩節脊椎骨中間,放入兩個椎間籠(俗稱珠仔)幫忙固定,還加強灌了骨水泥在體內,事後聽醫生講述這些手術內容,儘管我面無表情並顯得雲淡風輕,其實內心低落不已,從此我的背上多了一條長又酷似蜈蚣的大疤痕,約莫11公分。

 

出院時大概有1個月的時間需要拿四腳助行器(拐杖)走路,因為身上還穿著腰椎護具(須穿戴至少3個月),走到哪都有人問「你怎麼了?」因為不喜歡被問東問西,那陣子米粒幾乎足不出戶,偶爾會走路去骨科診所施行電療跟熱敷,醫生說我三個月內連機車都不能碰,想去哪只能搭乘大眾交通工具。

 

手術後一個月,我更積極的想要恢復原本的狀態,便找上高雄的物理治療師,希望藉由主動式的治療讓緊繃到不行的下背部恢復柔軟。傳統的電療跟熱敷屬於被動式治療,並不是那些方法不好,只是我非常希望能早日恢復以往活蹦亂跳的樣子,所以改變做法。

 


手舉著ViPR負重訓練,腹式呼吸還是必須隨時隨地進行著

 

 

化被動為主動

 

第一堂術後物理治療課程,老實說因為脊椎手術後必須全天穿著護具(除了睡覺跟洗澡),整個背部完全沒有功用,無法彎腰;沒有辦法施力,背部和腹部的肌肉簡單來說沉睡已久......而物理治療師的工作便是來喚醒它們。第一招先練習腹式呼吸法,腹式呼吸也就是橫膈膜呼吸,在呼吸時橫隔膜會收縮,降入腹部,肚子會鼓起,它可是最有效率的呼吸方式。平常的胸式呼吸只有肺部上方充滿吸進來的空氣,但是腹式呼吸可以使大量的氧氣到達肺部下方,身體各部位能徹底放鬆,腹式呼吸法加上骨盆前後傾運動,可以改善腰椎僵硬,增加活動度,並開啟深層核心肌群。

 


使用彈力帶

 

 

學會腹式呼吸後,老師拿出彈力帶給我,彈力帶是一種有磅數的彈性帶子,阻力訓練的效果不錯,可以用它來改善肌耐力。聽說很多物理治療師都會使用彈力帶來調整個案的骨盆或是腰痛,初次使用當然還是要有老師陪同比較安全喔!米粒也是第一次使用它, 彈力帶很適合拿來當胸腰椎開完刀的癒後運動 ,強調訓練“背闊肌”,只要背闊肌有力則腰痛的問題就會減少 。

 


第二堂課一上課,老師拿這兩根出來嚇唬我......

 

 

我們用最白話的方式來介紹一下這是什麼器材吧!

 

它叫做『ViPR』,是一種長相酷似砲管的訓練器材,它可以用來提升肌肉的爆發力(米粒目前不需要這個項目),還可以加強身體協調和穩定核心肌群(這就是我需要的!),配合提舉、踏步等動作可以訓練全身,初次使用ViPR的我拿最輕量級的等級,印象中是4KG。

 


核心運動橋式外加提舉輕量級ViPR,看似簡單但還是會累阿!

 

 

教練很重要!

 

詢問老師為什麼要我練習橋式?橋式是一個啟動臀部肌群的動作,老實說脊椎手術後我的背部、腰部、骨盆明顯無力,我一直開玩笑說我的下背部好像50歲了......注意喔!我的動作都是老師在旁邊親自指導的,雖然每個動作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如果沒有掌握到重點還是有可能導致運動傷害;或是效果無法顯現。核心運動有許多細節需要留心,米粒不是專業的老師無法用文字清楚表達最正確的姿勢,建議有教練陪同會比較安全。

 


因為術後下背部僵硬到像石頭,深蹲蹲不下去阿(痛哭)

 

 

我知道自己目前算是個患者,雖然手術成功但還在緩慢恢復期間,任何運動、治療、訓練都不能操之過急,否則可能會有反效果。很幸運的,我的物理治療師很有耐心和愛心(咦?有嗎),對於做不來的動作他會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有時候像天使般說說笑笑、有時候又像惡魔般鞭策我回家也要不間斷的練習這些動作。

 


撐體預備備!先來個30秒就好...等等要加變化動作

 


變化動作2

 


變化動作3

 

 

接受一對一的物理治療讓身體肌肉主動積極的去伸展和訓練,個人的觀念裡算是比被動式治療(電療儀器)能更快恢復健康的方法,畢竟要活就要動嘛!跟著米粒『灣謀、禿謀...』動起來!

 

開個脊椎手術有多可怕?我用四顆星來代替回答,但事情遇到了就該去尋求方法,而不是站在原地自憐自艾,欺騙自己哭過就會好。雖然每次的物理治療課程我都被魔鬼教練操到全身溼答答回家,依舊非常感謝他,我的腦海裡只有「我要快點好起來!」這個念頭。

 

脊椎手術的復健之路才走到一半,每天睡醒下背部都會提醒我,米粒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好酸好緊繃的感覺天天跟著我,繼續努力我相信老天爺會看見的,豐富又有趣的術後治療故事下次待續!

 


骨子裡充滿活力!我願意面對挑戰!這就是米粒!

 

 

接下來還有很多堂Redcord懸吊式物理治療等著米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