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06伊朗篇 – 14000公里回家路,伊朗人愛Tourist

這個世界,少一點對立,就多一點和平;多一點理解,就會少許多流血事件


發布時間:Jun 15,2015 10:00 作者: Min


 

伊朗伊斯法罕(Isfahan)
©Min

 

 

「My friend, welcome to Iran!Iranian loves tourist!(我的朋友,歡迎來到伊朗!伊朗人愛外國人*註一)」這是我踏進這個國家時,聽到人群們對我喊的話,也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幾乎唯一兩句聽的懂、且天天聽好幾遍的話。—Min

 

註1. 在伊朗,只要非伊朗人都是Tourist。就類似在台灣叫「外國人」指的是西方人,通常不包含亞洲其他國家的印象一樣。(我在台灣以外的國家,也常聽到有人稱呼歐美人為外國人,但卻忘了自己當時也是屬於外國人。

 


在路上跟我打招呼的伊朗家庭
©Min

 

 

14,000公里,10個月的回家之路。Min,一個台灣女性,從德國騎自行車回到台灣的家。出發之前,她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旅途之中,幸運之神幫助她渡過許多最艱辛的時刻;在結束之後她分享:「我現在還是沒有錢,但是我學會了修車,學會了露營,最重要的是,我學會更用心的去看這個世界,以及這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及老師們!」
 

 


伊朗南部的婚禮
©Min

 

 

入境伊朗

 

離開土耳其關口,面對我的是一張兩個大鬍子男人照片的伊朗入境口。我一踏離土耳其的國界,後邊的鐵門就關起來了,可是我距離前方伊朗的鐵門還有個20公尺遠,而那邊的鐵門還是關著的狀態。我心裡想,這裡是叫三不管地帶吧?不屬於土耳其,也不屬於伊朗。那我出了事算誰的?心裡突然有股衝動想要掉頭回去,但土耳其的簽證在剛才已被蓋了出境章,而且也是簽證有效的最後一天。不管怎麼說,只能再硬著頭皮往前了。

 


土耳其和伊朗交界口
©Min

 

 

我牽著車慢慢往前走,短短的20公尺距離已經讓我心如火灼。當我抵達那張兩個大鬍子男人的照片下方時,駐守關口的人員出現了,他看了我一會兒,便對我說:「one ? (一個?)」

 

我馬上點頭回答他:「Yes, one! (對,一個!)」

 


進入伊朗鐵門回望土耳其邊境
©Min

 

 

他拉開了鐵門讓我進去,並指示我到前面的檢查站驗護照。我把護照交給了另一個在檢查站裡的人,他開始一頁一頁地翻著我的護照,連沒有任何簽證的頁面他也仔細翻閱。我開始擔心他會不會不讓我入境?就像我在土耳其的伊朗大使館申請簽證時一樣,他們不認定護照裡如花似玉的照片和眼前頂著平頭且灰頭土臉的我是同一個女子*註二

 

註2. 在土耳其申請伊朗簽證時,大使館內的辦理人員不相信我是護照持有人而拒發簽證給我。因此我回去住處,洗臉去角質再畫上妝,然後回到伊朗大使館給他們看,終於相信我跟護照裡的人是同一個了。

 


伊朗海關正在仔細檢查我的護照
©Min

 

 

那個人把護照還給我,並指示我把車往內牽到建築物內。我開始手心冒汗,也不知道他要帶我去那裡,不會真的如我男朋友魏先生所預言的一樣,要死在伊朗了吧?但我還沒踏進去這個國家耶!

 

進了建築物後,我看到了許多入境的旅客正在檢查行李,而我卻帶著我的車和所有的裝備直接穿越人群,繼續往裡走。接著關口人員指著前方,並跟我說了一句聽不懂的話就離開了。我看著前方似乎像個出口,再穿過拿行李的人群,就發現我已經踏入伊朗境內了。旁邊的小販過來想跟我兌換錢幣,還有人看起來要賣什麼東西,都跟我在大眼瞪小眼的觀看著。我檢查護照已經被蓋了入境章,上面沒有一個字我是看得懂的,連日期都長的像個藝術一樣。

 


(一般人拿完行李後)入境關口的小賣部
©Min

 

 

出了關口,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大群看似在等待家人入境的伊朗群眾。這應該是除了電影《亞果出任務》之外,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伊朗人。但在電影裡,走進人群都沒有什麼太好的下場,而我卻即將要穿越他們。

 

如果平時恐怖片看得夠多,這時就會讓你很有畫面。我的周圍似乎開始圍繞著緊張的配樂,眼前的現象卻是出奇的平靜,而腎上腺素則不斷的往上飆升。我默默的牽著車穿越過人群,努力忽視所有隨著我前進的方向而移動的臉孔,就像幽靈公主被森林夜光精靈注視的畫面。

 

當我就要穿過人群時,突然有一個人大喊:「My friend, welcome to Iran!Iranian loves tourist(我的朋友,歡迎來到伊朗!伊朗人愛外國人!)」

 

剎那之間,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花容失色。頓時所有的人就開始歡呼,我趕緊回神並禮貌性的回了招呼。好吧!伊朗你好,我來了。

 


我和熱情的伊朗人,雞同鴨講中
©Min

 

 

伊朗客套禮節

 

在入境伊朗的第一個城市Maku,我找到了第一個接待我的沙發主人Mohammad。他是一個很年輕的小伙子,跟他的父母和妹妹住在一起。

 


我、媽媽、妹妹和Mohammad
©Min

 

 

我在他們家吃了第一頓伊朗食物。似乎開始有一點在亞洲的感覺了,餐桌上開始出現米飯這種東西。Mohammad帶我去鎮上幾個地方參觀,以及去一個電信公司申請當地的電話卡。我們到了一間辦公室,看起來有一點雜亂,辦公桌上厚厚滿滿的文件檔案。我要做的基本上就是傻笑,然後Mohammad幫我弄完整個手續,我就拿到了一張電話卡。結束後我問要付多少錢,那個電信公司的人跟我說:「這個送你,不用錢。」

 

頓時我愣住了。雖然我旅行很窮,但怎麼看這群伊朗人都比我還窮啊!他們不想坑我的錢就算了,還不給我收錢哩!

 

這時Mohammad跟我說,因為這是他的朋友,所以當做一個見面禮物,想要送我這位來自遠方的朋友。我想他們這麼熱情,我就把電話卡收下來。

 


Maku的街道
©Min

 

 

隔天我要準備上馬再繼續往東騎時,我這位年輕的沙發主人跟我說,在伊朗有一個很特別的禮節叫「Taarof」,如果要我翻譯的話,我會選擇用「客套」這個詞來解譯。

 

什麼是「Taarof」呢?就是凡事需要過三,例如說家裡有客人來的時候,

 

主人馬上要問:「要喝茶嗎?」(第一次問:客套)
客人答:「不用不用!」(第一次答:客套)
主人問:「喝茶吧!」(第二次問:客套)
客人答:「不用不用!」(第二次答:客套)

 

以上問了兩次,如果主人沒有再問第三次,就表示主人只是表現出他的禮節,但其實他並不是真的想要請客人喝茶。但如果他再問了第三次:「我請你喝茶吧?」(到這次你才能知道主人是否真的要請你喝茶)

 

那這時客人的回答,也才是真的回答。如果再回答不用,才可能是真的不用。不過通常以喝茶的例子來說,到第三次客人就會說好了。因為伊朗是個愛喝茶的國家吶*註三

 

註3. 自從進入土耳其之後,無論走到哪裡,每個人都喝紅茶。在土耳其逛街時,每半個小時就會到茶店坐下來點一杯茶。在伊朗,無論是到人家家裡作客,或是外出郊遊,都一定會有熱茶伴隨。不過曾有伊朗人跟我說,這跟伊斯蘭教不能喝酒有關係。至於是不是單純這個原因,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所以,在伊朗「Taarof」所含的範圍就包羅萬象了:舉凡到家裡作客,朋友之間往來打招呼,到超市買東西,或坐計程車,他們每個人都不會忘記跟你玩這套「Taarof」。

 

去超市買個東西,你只是想要知道要付多少錢,還要來個「不用錢」、「要要要」、「真的不用錢」、「真的要要要」、好一共兩千元。

 

當你茶已經喝到廁所跑不知道多少次了,但在伊朗人家做客時,你得拒絕爸爸三次,再來媽媽三次,如果他們家還有多少口子人,都要再乘以三的拒絕。更不用再算如果爸爸心血來潮問個三五回,那你就得回答個九、十五次。

 

因此Mahammad提醒我,千萬別因為「Taarof」而不小心占了伊朗人的便宜。這時我緩緩的移動我的視線到我的手機,想著裡面的那張電話卡。Oops…有人可以跟我說,我昨天是占了人家便宜了嗎?

 


Mahammad和他的朋友們請我去餐廳吃飯
(對沒錯,在伊朗都坐在地上吃) ©Min

 

 

一定找到你

 

當我抵達伊朗首都德黑蘭時,剛好是伊朗的波斯新年(Norouz)。這個新年跟我們過的農曆年很像,是依照伊朗曆(又稱波斯曆或伊斯蘭曆)在走的。不一樣的是農曆是按著月亮的時間,而伊朗曆則是跟隨著太陽。而最令我覺得最有趣的是,這曆的新年不止有日期,還有時間。而今年(2014年)的Norouz則是在3月20日晚上的8點27分。 

 

Norouz前最後一個週三是跳火節日,像除夕一樣會家人朋友圍在一起吃飯。當天傍晚某些街道會特別封閉起來,像年貨大街讓人採買新年的用品。

 


跳火節日的年貨大街
©Min

 

 

如果在台灣你也是每年過節的,也許就會聯想到一個外地人在過年期間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優惠享受。那時我為了要申請中亞三國的簽證,整整2個禮拜被困在那裡不能動:因為所有的大使館也都關門啦!不過也拜這個新年長假所賜,許多走絲路的旅者在收假的第一天,都在烏茲別克大使館門口報到了。

 

在德黑蘭的烏國大使館前:德國騎士、巴塞隆納騎士、我和一個開露營車的法國家庭。

 


之後會有一篇專門介紹他們,敬請期待
©Min

 

 

那一天是我進入這趟旅行後,見到最多騎自行車的人。似乎在那段期間,絲路上的騎士都在那裡報到了。我們開始分享一些心得和趣事,而顯然我們幾乎每個人,都在路上遇到了同一位熱情無比的伊朗人,我們對此的結論是:你只要經過伊朗的西北邊,即使你沒遇到他的話,他也會找到你。

 

而我和這位熱情無比的伊朗人Akbar故事,始於一段在我臉書上的留言:「如果你會來Marand,我可以提供住宿。」我一看到留言,簡直快樂翻了!那時我正因為找不到沙發可以衝而苦惱,沒想到就有人給我留言了!我回了訊息給留言的Akbar,並記下他的聯絡方式。兩天後,我抵達了這位熱情伊朗人在Marand經營的雜貨店。

 


Akbar送了我一份英文版的伊朗地圖
©Min

 

 

他跟我說,兩年前他開始接待經過Marand的外國人,並且每個人都拍了張照片,我是第286位路過此地的人(如果我沒有記錯數字,Akbar不好意思,我當時沒有用心的記下這個數字)。

 


Akbar和其他騎士的合照
(右上角是另一個台灣男生呢!我是右下)

©Min

 

 

Akbar會隨時帶著和所有人合照的相本在身上,並且讓經過的Tourist(外國人)欣賞。我到現在偶爾都還會在FB收到其他在路上的騎士留言給我,告訴我他們在伊朗的Marand看到了我的照片。

 


Akbar的朋友 – 實際接待我住一晚的伊朗家庭
©Min

 

 

為什麼在德黑蘭時,我們這群騎士會如此熱烈的討論Akbar呢?因為這位熱情的伊朗人不僅翻牆到FB上找到了我(在伊朗網路被限制的比中國還要多)、在路上「招攬」路過的旅人,他更和開在高速公路上(基本上是伊朗東西向唯一一條的道路)的卡車司機「合作」,只要看到有人騎車,就馬上打電話給Akbar,然後Akbar會用英文邀請過路人到Marand留宿一晚。我們其中有兩個英國騎士就是這樣被找到的。

 

而更令我們大家討論不休的,則是每個人手中都有一張Akbar手抄的「伊朗聯絡住宿清單」。裡面列了許多在伊朗不同城市的人名和電話,他說這全都是他的朋友,只要打電話給他們,就能到他們家作客留宿。這個清單幫我在另外3個伊朗的城市找到了棲身之地。


 
Akbar的「伊朗聯絡住宿清單」
©Min

 

 

兩天後,我接到了來自Akbar的來電,他把手機交給一個香港人Zenda。Zenda是在FB上透過土耳其的車隊介紹認識,本來打算在伊朗可以結伴一起走的,但卻失聯了。電話另一頭的Zenda告訴我,他本來想要無視這位一直阻攔他前進的瘋狂伊朗人,直到在相本裡看到了我的照片(整個相本好像就只有文章前面我拍下來的4個亞洲人,我想也因此Akbar把那一頁翻給了同樣是亞洲人的Zenda看)。

 

我們總結,Akbar把絲路上的騎士都整合聯絡上了。

 

 
一定會找到你之熱情伊朗人Akbar最後陪我向東騎了15公里
©Min

 

 

瘋狂伊朗人

 

這是一段記錄在我的旅行日記的片段:

 

「話說在伊朗待了一個禮拜了,伊朗人真的是非常的熱情(熱血!?看到外國人會失控的打招呼XD)。也不能只說好話,其實這一個禮拜有兩件事情讓我心臟蹦蹦跳。第一件事情我有點不知道如何說明,故事「露露長」,總之這把我嚇的半不活,好加在最後我安全度過。另一件事情的發生,我想我只是遇到了一個駕駛人,看到外國人之後因過度興奮而完全失控。不僅開到我旁邊,從窗戶朝著我丟不知道是紙團還是衛生紙的東西,隨後又跟著我好一會,直到我整個抓狂對他大罵,他才索性離開。但老兄,你這樣的舉動真的會把人嚇死耶!而除此之外都沒什麼問題,差不多就是他們瘋狂的對我猛按喇叭想引起我的注意力,或是從車窗對我大叫和瘋狂揮手,再來就是把我攔下來想跟我講話,但99%都不會講英文,更別說是中文了。所以各位伊朗的鄉親婦老們,請原諒我的無禮。因為我決定不再停下來比手畫腳,我真的沒有足夠的時間和體力,在每100公尺就停下來雞同鴨講吶 。」 

 


路邊水果商人要求合照(而且還是我的相機)並送我一顆橘子
©Min

 

 

進入伊朗的第3天,一台經過我的轎車就在我前面靠邊停下來。一位彪形大漢下了車,便筆直的朝著我走過來,我也只能放慢速度以免撞到人。待我們的距離拉近到可以講話時,他跟我比了個喝水的手勢,並重覆說了一個字:「拆!拆!(Chai)*註四」我那時腦海裡想著,這一片沙漠中,你要哪裡找茶啊?我還在納悶著,車裡又下來了一位婦人,拿著一個熱水壼並倒了杯茶給我喝。於是我在沙漠中的公路上,喝了一杯熱呼呼的茶。

 

註4. 從土耳其開始,到新疆的維吾族人(基本上這個範圍也差不多是整個伊斯蘭教國家區域),在不同的語言如土耳其文、波斯文、中亞五國的語言和維語(但其實除了波斯文,其它的語種跟土耳其文都差不多,說土耳其話都能通),他們對茶的發音都是「Chai四聲」,跟中文的茶發音很像。我想這是因為茶是由中國傳到中東的原因,所以直接音譯吧。

 


沙漠中的一杯伊朗熱茶
©Min

 

 

這是另一段我在伊朗的日記內容:

 

「你們是對的,伊朗真的很危險!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體力,你有可能會在伊朗死於過勞。因為你必須要花費大量的精力跟熱情的伊朗人聊天。晚上10點過後是我睡覺的時間,但卻是他們開始喝茶聊天的好時機。白天騎車時,幾乎每10秒都要將手舉起來跟過往的人車揮手,因為他們瘋狂跟我打招呼。入境伊朗之後,白天努力的騎車並且拼命跟當地人揮手以及被攔下來拍照;晚上還要用完全溝通不了的身體語言對話。偶真的快要累屎了… Orz」


 

在德黑蘭路口叫賣的伊朗人
©Min

 

 

使命必達

 

在伊朗的最後200公里,到了擁有世界最大面積清真寺所在的城市Mashhad。而我因為無法照計劃,在這裡取得吉爾吉斯的簽證,使我進退兩難而不知如何是好!

 


Goharshad Mosque(高赫爾莎清真寺)
©Min

 

 

從離開伊朗進入中亞國家,一直到進入中國,簽證的時間都必須要先計算好,並且一環扣著一環才能連起來。簽證手續不但麻煩,而且費用還貴的驚人。我因為資訊收集不足,再加上代辦吉爾吉斯簽證邀請函的公司沒有用心更新資訊,導致我辛苦趕路的結果,是吉爾吉斯駐Mashhad大使館已經關了一年半,卻到了目的地才發現。但我邀請函的指定簽證申請地點卻在這兒。我內心又火又急,想說之前我把土庫曼簽證的日期特別往後延了一個星期,就是為了要辦吉國簽證。這會兒我不但要在這裡乾等一個禮拜,到烏茲別克時又要再多花一個禮拜去申請這該死的簽證。而這還可能會造成我來不及在中國簽證過期之前入境中國。

 


離Mashhad 105公里的路牌
©Min

 

 

在Mashhad的沙發主人Farid幫我打了通電話到吉國駐德黑蘭大使館,他們了解來龍去脈後,願意接受我的邀請函。而Farid則安排了他在德黑蘭的朋友全程幫我跑大使館,搞定所有問題。我只需要冒著風險把護照交出去,寄回距離我一千公里的德黑蘭,給我完全不知道是誰的人,幫我趕這個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重要,對我卻是十萬火急的簽證。

 

 
Farid正在幫我打包護照寄回德黑蘭
©Min

 

 

我想這件事情像是最後一根稻草,把我在伊朗兩個月的感情全盤洩出。這種心情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但眼淚就是不斷的向外湧出。我問我自己,到底有什麼能耐去享受這一切不求回償的幫助?讓他們如此掏心掏肺的幫助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除了眼淚一直掉,以及全盤接受這些忙,其他的我什麼都做不了。

 

我想坦白的承認,一開始我一點也不喜歡伊朗。因為只有一條公路,所以我每天必須與大車為伍。除了膽戰心驚的騎車之外,還必須承受大大小小車子的喇叭打招呼攻勢,而且是震耳欲聾的那種。


 
跟Farid和Sara及他們的朋友去爬山
(伊朗人最愛且唯一的休閒娛樂)©Min

 

 

伊朗,是個熱情、好奇心重且超外向的國家。時常卯足全力的把我攔下來問我會不會講英文,然後再嘰哩呱啦的跟我講一堆波斯文希望我能了解。如果我不停下來就一直跟著我,或是再開到我前面,試著把我攔下來。而且伊朗人總是喜歡幫我決定什麼是對我好的,而要我這麼做,但偏偏我這牛脾氣就是不喜歡別人幫我安排事情。再加上他們想到想什麼就說什麼,完全不會顧慮是否打斷別人。所以我常常在心裡被氣得七葷八素的。

 

而這兩個月,我不曾停止對他們的抱怨,但這段期間,他們從來沒有停止對我不斷傳送他們的熱情和幫助。相較之下,我就如同滴下的淚水般曇花一現,但他們卻像一股手掌裡的溫熱,不斷的從指間傳送到心坎裡。

 


收留我一晚的「紅月」是分佈在伊朗各地最棒的一個急救單位
©Min

 

 

這段期間,我學會了把心再往更深一層打開,更用心地了解伊朗。真的很奇妙,心念一轉,世界就像換了個面具變了一個樣。原本把我煩到不行的熱情,變得意外的親切:他們愛做主的部分,讓我像是變成個小孩任由他們照顧;插話的部分嘛,有時還是會生氣,但大部分時間我發現可以省下一些力氣講話,也是很不錯的休息模式。

 


(後排左)德國騎士Vali, Farid, Sara的媽媽,
(前排右)Sara是Farid的女朋友 ©Min

 

 

寫到這裡,腦袋裡慢慢播放在伊朗兩個月的種種經歷,每當伊朗人臉上那單純的笑容出現在腦海裡時,我就會莞爾一笑。不知何時我已經深深愛上這笑容了。這是在伊朗我學到的一課:用耐心、同理心去回應每一顆單純善良的心。

 


伊朗接近土庫曼的邊境
©Min

 

 

這個世界,少一點對立,就多一點和平;多一點理解,就會少許多流血事件。

 

加入Biking 14,000 kms back home - Minka的旅行計劃粉絲專頁

 

照片快閃

 

故事太多,我怕寫到大家沒耐心看完。所以再多放幾張照片快速欣賞吧!

 

在Tabriz收留我的沙發主人Ehsan(其實在伊朗是”地毯主人”才對,因為是睡在地毯上…)和跟我同時間衝沙發的Milda,她和男朋友Simas來自立宛。我們因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Min

 

 

在Tabriz和立宛的新朋友一起去看沙發主人們踢足球,而我們則成為最佳啦啦隊。當我們坐在一旁觀看時,Milda默默的說:「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覺得莫名的有趣。」而我也默默的回答:「其實,我有跟你一樣的感覺。」

 


©Min

 

 

我想讓我們有這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是來自於我們在進伊朗之前所接收到的訊息,以及跟眼前這群活蹦亂跳(!?)的伊朗人,有天大的差別。我實在是不明白,為何在我的腦海裡,伊朗會是一個恐怖的國家?到底這些想法是從哪裡開始而根深蒂固在我的腦海裡?我想我的腦子可能有些問題吧!

 


©Min

 

 

波斯新年,受這群在伊斯法罕的伊朗人邀約,一起到南方露營了一個禮拜。回去之後又在家裡開了趴。請注意這些穿著,是只有在家裡才能穿的,一出門就必須換衣服,成為全身黑鴉鴉的長袍。

 


正在等待公車的伊朗人們

©Min

 


嗯,不解釋!但請看清楚這個絕對不是你想的那一間連鎖店

©Min

 


雖然規劃的很不人性化,但某些城市還是有自行車道呦

©Min

 


德黑蘭之前大部分的風景

©Min

 


我,送我們水果的伊朗人,德國騎士Vali

©Min

 


德黑蘭以後,大部分的風景

©Min

 


德國騎士Vali、香港騎士Zenda 和我在伊朗沙漠中的營地

©Min

 


沿途經過了一個古絲路上的舊城遺址

©Min

 


我和我的好伙伴們

©Min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