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09中亞吉爾吉斯篇 – 14000公里回家路 高山、白雪與抉擇

在當下,永遠都有選擇,只是看自己要不要做下決定,並在終點接受所選


發布時間:Sep 15,2015 12:00 作者: Min


 
吉爾吉斯坦 Sary-Tash(地名)
往左走進中國,往右走進塔吉克斯坦,往後走回吉爾吉斯坦 ©Min

 

 

14,000公里,10個月的回家之路。Min,一個台灣女性,從德國騎自行車回到台灣的家。出發之前,她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旅途之中,幸運之神幫助她渡過許多最艱辛的時刻;在結束之後她分享:「我現在還是沒有錢,但是我學會了修車,學會了露營,最重要的是,我學會更用心的去看這個世界,以及這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及老師們!」

 

歡迎光臨吉爾吉斯坦

 

自從進入伊朗以後,除了人們熱情的招呼之外,就很少看到歡迎觀光客的牌子或是字樣。當我和Vali在吉爾吉斯入境的檢查哨時,護照蓋章的窗口上看到了許多貼著「歡迎來到吉爾吉斯坦」的英文標誌,很明顯可以看出這個國家正在努力拼觀光。

 


進入吉國唯一明顯不同的就是人們戴的帽子
(這是我和Vali)
©Min

 

 

入境後騎沒多久,我們就抵達了目的地Osh。這個名字其實很讓我感到混亂,因為在中亞地區有一種非常好吃的家常菜,在新疆叫手扒飯,似乎是中亞地區最好的一道菜,只要是家裡有客人都會以這道菜來做招待。而這道菜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名字,就叫做Osh。因此我在烏國說要騎到Osh時,他們總想到這道菜;而在吉國說想吃Osh時,他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Osh/手扒飯
©Min

 

 

工商時間

 

到這裡我想要插一段,介紹兩個我在中亞最喜歡的兩個"家具"。自從進入中亞後,不管走到哪裡都很難忽視的”餐桌床”(這是我給他們取的名字)。你可以在住宅的前院或後院,以及路邊攤和餐廳內,看到它們的身影。他們會在這個餐桌床上再擺一張桌子,這樣人們就可以坐在床上喝茶吃飯和聊天。我對這個床愛不釋手,因為它非常適合我這個愛盤著坐的人。有幾個被居民收留的夜晚,我就是睡在這個餐桌床上,省去了搭帳篷的麻煩和悶熱。

 


從中亞開始一直到新疆都能常見到的床和墊子
©Min

 

 

另一個我很愛的物品,就是餐桌床上必備的墊子。中亞地區特別是烏茲別克,在俄羅斯占領期間,曾大量種植和生產棉花,因此他們出產相當大量且高品質的棉花。而這個墊子,就是填滿了當地生產的棉花。它的用途除了放在餐桌床上當雙人坐墊,中亞居民更是拿他們當作平日睡覺的床墊。但我看過一篇文章裡寫到,因為這項經濟作物並不適合沙漠地區,造成了原本全世界第二大的內陸湖消失,並加速當地的沙漠化。

 


居民幫我們舖好的床墊
©Min

 

 

自從進入伊朗開始,居民大部分的生活作息都是坐在地板上;無論是吃飯、喝茶、聊天。地毯是室內的必要家具與裝飾,睡覺的時候,居民就會把墊子舖在地毯上當床墊;早上起床再將之折起來堆疊到牆邊,幾乎中亞地區的住家,都有一面牆堆滿許多墊子,數量多到似乎可以把屋子的地面全部舖滿。

 


許多中亞居民的「客廳」牆面都會堆滿墊子
©Min

 

 

而為什麼我那麼愛這個墊子呢?它除了可以當床墊和坐墊之外,居民也會把它們捲起來當靠墊,總之用途非常廣泛,也難怪每個家庭都會收藏許多這種墊子;加上它們的作工非常精美,手工生產讓每一組墊子擁有不一樣的花色,一塊3米長的墊子要價不到10美金,當時我真恨不得買一塊綁在車上帶回來。Vali因為要從Osh飛回德國一趟,因此他便買了一塊墊子抱回德國去了。

 


吉國公園的一隅
©Min

 

 

Vali為了要回德國參加一個在柏林的狂歡節,所以選擇在Osh做一個停頓點並飛回德國兩個禮拜。一開始他是想就此結束這趟自行車旅行,但經過Raimon和我不斷慫恿後,他決定要再回來Osh並繼續騎向中國。因為他覺得「從德國騎到吉爾吉斯」和「從德國騎到中國」,後者似乎聽起來更酷一點。

 


Vali和我在進入吉爾吉斯前的指標
©Min

 

 

勇敢的女孩

 

在Osh的這段期間,我們在一個瑞士女孩的地盤衝沙發(Couchsurfing),她的名字叫做Becca,有一雙帶鳳眼的淺色眼睛。我們一起走在路上,鄰居的孩子都會衝過來圍著她轉,嘴裡不斷喊著她的名字。她因為參與一個國際志工的服務機構,被派過來幫助及輔導吉爾吉斯的婦女問題。

 


正在跟遠方親人SKYPE的Becca
©Min

 

 

Becca跟我說,在吉爾吉斯有很嚴重的女權問題。女性不僅不受到尊重,而且大部分的女性都有嚴重的自卑傾向。她說最主要是因為這裡有一個「綁婚」的習俗,雖然政府已經禁止了,但民間這種綁架問題還是層出不窮。

 


Becca正在告訴孩子們台灣在哪裡
©Min

 

 

「什麼是綁婚呢?」

 

我們台灣原住民似乎也有類似的習俗。就是如果男方看上哪家的姑娘,就直接把她劫持回家,這樣就算是結婚了。但在這裡的問題是,許多女性並不想待在男方家,甚至可能被施予暴力。但只要是被綁緍後的女性,原生家庭都不會再接受她們回去了,因此她們只能接受自己被綁婚的事實,而繼續待在男方家裡,為對方生兒育女。不過偶爾也會有一些年輕一輩的子女不願接受長輩們的安排,相約一起躲起來再出現,也算是完成綁婚的習俗。

 


吉國的新人們很大方的配合拍照
©Min

 

 

在Becca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位非常堅強和勇敢的女性。當她被派送過來時,已經清楚知道要面臨女性被綁架的問題,而身為同樣是女性的她,卻隻身來到了這個離家好幾千里的陌生環境,默默地服務與付出。有天晚上,Becca跟一位從法國來拜訪她的朋友到其他地方旅遊,而整個大房子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夜裡,我看著強風刮著樹枝拉扯電線,冒出陣陣火花,我不安地想著:房子會不會就這樣著火了?這種恐懼其實不比在沙漠露營小啊!她怎麼有辦法一個人待在這裡,面對這麼多個黑夜呢?

 


Becca住處的亭子及中庭
©Min

 

 

在這裡的日子,我慢慢細想,為什麼女性要踏出去面對許多未知的國度時,需要擁有比男性更大一點的勇氣、毅力、警覺和抗壓性。因為如果遇到什麼問題,除了性命和錢財之外,我們可能還要面對可怕的性侵問題。無論是身體上被侵害,或是在眼神及言語上的騷擾,都會造成女性在生理或精神上的傷害。為此,我也在一路上不斷地磨練自我心志,對著不懷好意的傢伙表現出強勢及攻擊態度,又要兼顧與一般居民親近,才更能融入當地生活,這兩者之間的模式轉換,算是除了騎車所消耗的體力之外,最讓我疲憊不堪的事情。

 


傳統市場和攤販們合照
©Min

 

 

一日遊牧生活

 

在Osh待了一個禮拜後,我決定繼續向東進。這段路上,我的另一個挑戰就是登上四千米的高山,然後進入中國。不過一個禮拜沒騎車,幾乎忘了要怎麼騎車,人的記性也太可怕了!一上路馬上又怕得要命,但騎著騎著就陶醉在美景和居民的笑臉裡,真的很開心我又在路上了!而我也很幸運,被山裡的遊牧民族邀請到蒙古包裡過夜!

 


收留我過夜的一家人和他們的家
©Min

 

 

山中之王

 

因為大雪的關係,我在Sary-Tash(地名)待了幾天。這是一個連接3個國家的交叉點,貫穿著非常有名的帕米爾公路(Pamir Highway/M41),許多旅人都會經過這個小小的城鎮,並選擇下一個國家的方向前進。

 


吉爾吉斯SARY-TASH
©Min

 

 

那時雪下了一天一夜沒有停過,因此某些路被積雪給阻斷無法通行,但經過大雪的洗禮之後,山群像脫胎換骨似的,呈現全新的面貌。(在進中國之前的那段路,簡直美到令我想尖叫!)在群山山脊間遊走,就像是你交了一個朋友,而他剛好是群山之王,帶著你展示他的領土似的!

 


吉爾吉斯與中國交界處
©Min

 

 

你、我、他

 

抵達吉爾吉斯與中國的邊境時,因為時差的關係,中國那裡的關口已經關閉了。所以我只好折返騎到一個像檢查哨的地方,把帳篷搭在後方準備過夜;駐守在那裡的人邀請我進入檢查哨內吃晚餐,這算是離開Osh之後第一頓像樣的晚餐。

 


檢查哨
的後方紮營
©Min

 

 

因為離開Osh後,比我想像中的偏僻很多,因此我常在紮營前還沒有抵達補給的商店,不過偶爾居民會熱情提供食物給我,但因為遊牧民族的關係,他們的食物除了囊(他們的麵包)之外,就剩下牛奶和肉,還有一種從牛奶製作出來的”Koumok”,口味跟形狀如同奶油一般;因為我是素食主義者,所以前一個禮拜的食物,大部分就是以囊和奶油度過。

 


Koumok的生產過成(左邊的管流出來的還是牛奶,右邊的管流出來的就是像奶油的Koumok)
©Min

 

 

勉強和駐守人員溝通之後,發現這裡原來真的是一個軍事據點,而他們主要的任務是跟過路的大卡車收取費用,但當時來往Osh的路被抗議人士給堵住了,所以在這段沒有車來往的期間,也就無所事事了。

 


駐守軍官和我
©Min

 

 

其中,有一個大兵問我:「吉爾吉斯好,還是烏茲別克好?」我並不了解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但當他說著烏國不好時,我感到非常奇怪。因為對我而言,他們似乎是差不多民族的人,不論是在語言、生活、長相,對我這個外人而言,看起來都極為相似。我在想,為什麼我們會不喜歡某些人,只是因為一些政治因素、國家共同利益,或民族意識?那這些問題,跟站在我前面的人又有什麼關係?我需要為了那些聽起來遠大的名稱和口號,去討厭站在我面前,這個有機會成為朋友的陌生人嗎?

 

其實反思我自己,確實也有這樣的問題:不喜歡某些人,只因為他們是某個國家的人民,討厭某些人,只因為新聞在電視上說「他們」對「我們」做了什麼不公平的事,為何我就不能睜開眼睛,好好看著在我身邊的人,用心去體會了解他們?而我又是誰?一個台灣人,一個亞洲人,一個人類,一個在地球上的生命,而什麼又是我們、你們和他們?

 


雪山、犂牛群和我
©Min

 

 

我想,這些分裂似乎只存在於個人格局大小的問題。我要更努力的放開我的心胸,才能真正看清並學習更多這個世界的事物。

 


帕米爾公路
©Min

 

 

在當下,永遠都有選擇,只是看自己要不要做下決定,並在終於接受所選。

 

加入Biking 14,000 kms back home - Minka的旅行計劃粉絲專頁

 

下一個國家,中國!

 


離境吉爾吉斯進入中國領土的交界
©Min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