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211公里的奇幻旅程(下) 日本環東北賽之我不要被關門之旅

趕路趕路再趕路 永遠都在關門邊緣進站的緊張節奏


發布時間:Oct 05,2016 17:40 作者: Benny

雖然路上小有狀況,三人還是順利抵達氣仙沼市,但比賽至此就開始設有關門點。看了一看到達的時間,驚覺其實我們已經是在關門邊緣進入補給站,儘管受雨勢影響大會有將關門時間稍微延後,不過似乎也是預示著之後的步調就不能再像先前般充滿歡樂,而是要有趕路的心理準備。

 

有了被關門的這層顧慮,行進間的交談便少了許多。三個人默默地在雨中前行,畢竟完賽還是此行的首要目標,目前還有百多公里的漫漫長路要走,只能想辦法多趕路,快一分鐘是一分鐘。回程的路上確實也感受到體力的明顯流失,雖然雨勢不再持續,而是時下時停,但從開賽以來,包含休息這樣走走停停的時間全部算下去,我們已經騎7個小時超過130公里以上,說不疲憊那真的是騙人的。

 


在折返點氣先找是驚覺有了被關門的這層顧慮,行進間的交談便少了許多,三個人默默地在雨中前行

 


由於環東北挑戰賽舉行,重要道路皆有宣導要汽車駕駛注意自行車騎士的標語

 

 

三人之中,我跟吉布累歸累,但要應付剩餘的80公里還不成問題,不過才剛接觸自行車的Q老師卻是逐漸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特別是在上坡路段時,更是可以看出她已經只剩下意志力在支撐了。此時趕緊伸出友誼之手把她往上推,讓她在爬坡時可以多省些力氣。也幸好Q老師本身是個跑馬高手,痛苦的爬坡路段結束後,下坡與平路她在應付起來都還算餘裕,所以行進速度雖然不若早上那麼快,卻也沒有變成騎一段休一段之類的卡卡節奏。

 


剛接觸自行車的Q老師逐漸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特別是在上坡路段時,更是可以看出她已經只剩下意志力在支撐了

 

 

可是在到了位於南三陸的第八補給點時,我們已經有些小遲到了,身邊週遭也沒有同組的騎士同行。才剛把補給點的東西吃進肚子裡沒多久,就聽到工作人員大喊這個補給點再過30秒後就要關門,嚇的我們趕緊再次上車啟程,而好不容易停下來的雨,這時又從天上絲絲飄落。帶著不安的心情繼續上路後,開始微暗的天色讓人更添鬱悶,唯一可以讓人開心的就是里程數已經剩下不到40公里。

 


沿途的小漁港,可惜肩負著時間壓力,根本無法好好地欣賞當地風光

 


時間很趕,只能趕緊把像豆沙包的東西囫圇吞棗般的吃進去,根本來不及研究這是什麼

 

 

才正感覺可以輕鬆一下時,爬坡卻在此刻接連出現,而且一個比一個還陡,在體力接近見底的此刻還要爬上7-8%以上的陡坡,簡直就是一場磨難,還要兼顧已經是油盡燈枯的Q老師,更是讓我與吉布感到力不從心。這時的我心中各種念頭跑過,如果繼續用這種速度騎下去,很有可能我們三個都要在第九或第十個補給點被關門,僅剩30公里卻無法完賽,實在是讓人不甘心;但若是此刻拋下同伴獨自前行,卻又令人更加不安與罪惡。念頭轉了幾轉,想想大家在風雨中都合力撐到這邊了,就算沒完賽但也至少已經努力過,要關門就一起關門吧,了不起明年再來就好了。

 


想想大家在風雨中都一起撐到這邊了,就算沒完賽但也至少已經努力過,關門就關門吧,了不起明年再來就好了

 

 

這時已經逼近下午4點,才剛抗完神割崎一帶的硬陡爬坡後,大概也沒時間再去補給站了,只能含淚跟美食說再見繼續趕路去。也許是省略了一站吃吃喝喝的時間,所以我們到達第十補給站,也就是最後一個停留點時,現場有著大批211與170公里組的車手們都在這邊休息,令我頓時寬心不少。

 

而日本方面負責照料我們三人的小高先生、橫葉先生與金花小姐則是相當緊張地在找尋我們三人的身影,因為從折返點以來,他們一直在盤算騎乘的時速與關門時間,也認為在第九或第十個補給站時,我們很有可能就要被迫坐上收容車,沒想到我們居然能夠撐到這裡,大家無不鬆一口氣,畢竟後頭只剩30公里而且都是平路,完賽的希望可說是逐漸清晰。才小聊沒多久,補給站的工作人員開始督促大家趕緊上路,因為這裡也即將關門。

 


最後一個補給點是茶碗蒸,這時總算可以稍稍放緩腳步品嚐一下了

 

 

人都是這樣的,賽程剛開始的時候都是神采奕奕,中段時就是個漫長而緩慢的過程,讓人漸漸覺得有種走到谷底的感覺,但是到了最末段時,突然又能迴光返照般地把僅存的力氣給擠出來,Q老師就是這麼樣一個代表人物。而吉布雖然腳部有些放緩了,但這區區30公里的平路應該難不倒他,兼之以周遭有大批的車手們騎在一起,更是容易衍生繼續騎下去的動力。

 


人都是這樣的,雖然中段騎的歪七扭八,但是到了最末段時,突然又能迴光返照般地把僅存的力氣給擠出來

 

 

沿著寧靜的北上川逐流而上,距離終點已經不算太遠,這時心中先前那時間緊逼的壓力也去掉大半,儘管還沒真正完賽,終點仍舊有關門的限制,不過至少當下是有心情遙望靜得宛如鏡面般的河水,一邊想著海嘯時的北上川,是何等張牙舞爪地吞噬附近地面,與此刻的悠然模樣不知有多大差異。接回早晨經過的農田,也許是陰雨的天候所致,白天與近晚的景色居然是如此近似,一樣微垂的稻穗,一樣靜恬的村景,只是這中間已經相差了11個小時,卻宛若前一刻才發生眼前般。

 


回程與去成都看見一樣微垂的稻穗,一樣靜恬的村景,只是這中間已經相差了11個小時,卻宛若前一刻才發生眼前般

 

 

路旁的街燈盞盞點亮,在逐漸朦朧的夜色籠罩之前,我、Q老師與吉布終於先後抵達來時的起點,此刻的終點-石巻專修大學。先前所有的緊張、壓力、疲憊、困倦全部一掃而空,我們終於完成了這場長達12個小時,211公里的漫長里程,整路未停的細雨寒風更增添了不少難度,但大家還是同進同出,一起完賽的這份情誼才是可貴。而路旁不時出現當地民眾的熱心加油,更是我們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

 


路旁的街燈盞盞點亮,在逐漸朦朧的夜色籠罩之前,我們即將抵達來時的起點,此刻的終點-
石巻

 


長達12個小時,211公里的漫長里程,整路未停的細雨寒風更增添了不少難度
但大家還是同進同出,一起完賽的這份情誼才是可貴

 


路旁不時出現當地民眾的熱心加油,更是我們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

 

 

領了完賽證書,不免俗地拍了張完賽照後,回首來時路,211公里沿途的笑淚交織,與宮城縣濱海一帶如石巻、女川、南三陸與氣仙沼等地,不管是最初的風景,或是正在從災後復原中的努力,都會在記憶裡找到一個屬於它自己的位置。

 


回首來時路,211公里沿途的公里沿途的笑淚交織,與宮城一帶不管是最初的風景,或是正在從災後復原中的努力
都會在記憶裡找到一個屬於它自己的位置

 

 

為何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呢?請看:

211公里的奇幻旅程(上) 日本環東北賽之雨中的誤上賊船之旅

Hashtag
Top